【財經評論】美元、歐元與人民幣 三強鼎立時代即將來臨

李沃牆/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人民幣自今(2016)年10月1日起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成為國際準備貨幣;其權重為10.92%,僅次於美元的41.7%、歐元的30.9%;無異宣告大陸經濟霸權的崛起,美元、歐元與人民幣三強鼎立時代即將來臨。

自古以來,貨幣一直是交易的媒介、也是價值儲藏工具;更是國力的表現。無怪乎世界經濟強權欲以強勢貨幣爭話語權、試圖影響全球經濟及金融秩序,甚至制定貿易規則。換言之,誰能掌制貨幣,誰就能控制全世界。翻開國際貨幣體系發展歷史可知,由「金本位制」到以黃金兌換的美元、英磅的「金匯兌本位制」;自此,美元漸嶄露頭角,直到金本位制瓦解。1944年的布列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出現後,建立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制度。美聯準會(Fed)並保證美元按官價兌換黃金,維持協定成員國對美元的信心,並提供足夠的美元作為國際清償手段。伴隨美國經濟實力的強大,美元得以稱霸全球數十年。

直至1999年,歐元問世被視為歐盟經濟強勢組合的象徵;當時的歐元區國家的GDP總和足以和美國相抗衡,成為國際重要的儲備貨幣,對美元霸主地位形成不少威脅。但好景不常,歐元區各國經濟發展程度不一,加上經濟疲軟;以致歐元每況愈下,2000年10月26日歐元跌至兌0.8228美元的歷史低位。

然而,人民幣隨著大陸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出口及貿易國;並於2009年啟動跨境貿易,展開人民幣周邊化、區域化及國際化的腳步後,聲勢節節上漲。2013年,人民幣已取代歐元,成為全球第二大結算貨幣;除此,大陸外匯存底也一直保持全球第一。也因而,英國金融時報曾指出,金磚四國加印尼、南韓等六大新興市場,在2025年將占全球經濟成長的一半,直接威脅美元的地位。無獨有偶,世界銀行也預估,人民幣將與美元及歐元將於2025年形成三強鼎立局面。

究竟,人民幣入籃後可能走勢為何?未來是否與美元脫鉤?對國際金融市場有何影響,值得進一步討論。據悉,人民幣自2005年啟動匯改後,平均每年以3%的升值幅度走升;但這趨勢在2014至2016年間有了重大的變化;在此期間,人行擴大匯率波動區問,建立人民幣中間價的形成機制,徒使人民幣一反升值常態而大幅走貶,並釀成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未來,人民幣到底是升或貶,可謂眾說紛紜;既然是國際準備貨幣,理當尊重市場機能才是。人行雖信誓旦旦要維持匯率穩定,但由過去經驗看來,通常事與願違。

平情而論,影響人民幣升貶的因素不一而足,包括中國經濟走勢、人行政策,美元動態及相關的市場因素,多空互見。以中國長期經常帳盈餘、貿易順差持續攀升、外國直接投資穩定投入及國際化腳步加速;加上人民幣入籃後,需要履行放鬆匯率管制和開放資本市場承諾,提高運作透明度等利多因素,長期走升機率高。反之,英國脫歐後,加上歐元經濟在Q3走跌的機率偏高、通縮問題未獲改善,ECB應會再度擴大量化寬鬆政策,歐元看來欲強不易;且Fed可能於年底升息;一旦升息,美元走升,人民幣短期貶值及造成金融市場的波動應在所難免。

為免於受美元干擾,大陸外匯交易中心編製人民幣CFETS匯率指數,係由13種貨幣依貿易權重計算而得;而欲達成與美元脫鉤之目標,恐言之過早。綜合言之,小國非但無經濟話語權,匯率易受強勢貨幣左右,唯有藉靈活的貨幣政策才能因應;但面對美元、歐元與人民幣三強鼎立時代即將來臨,恐愈來愈難施展。(2016年09月30日 工商時報/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