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別讓家庭經濟貧窮循環裂解社會和諧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戴肇洋
    依據主計總處稍早針對2015年國內838.6萬戶家庭所得進行調查,其所得共計10兆2701億元,相對 2014年增加2.07%,平均每戶所得122.46萬元,增加0.9%;若減掉稅費、租金、利息等「非消費支出」之後,則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96.48萬元,增加0.84%。

儘管國內家庭所得五等分位高低比較,近年大致維持在6.0倍至6.3倍之間,然而依據資料統計顯示,2015年所得最低20%家庭平均可支配所得僅有32.03萬元,平均消費支出卻達33.95萬元,亦即平均每戶一年「負儲蓄」1萬9224元,雖略低於前年的1萬9285元,但已經持續九年呈現「入不敷出」狀況。尤其是前1%家庭擁有的所得比重,從1981年的6%,提升到2015年的10%以上,家庭所得集中狀況非常明顯。

換句話說,由於產業結構的調整,工作型態之變化,導致受雇薪資差異擴大,加上租稅制度扭曲,使得台灣社會資產集中少數家庭有愈來愈明顯的現象,貧富懸殊有愈來愈嚴重之趨勢。無庸置疑,在現行資本主義制度下,社會資產朝向集中少數家庭情形,成為全球各國發展趨勢。

雖目前台灣社會資產集中現象相對南韓的12.2%、美國的18.1%低,但卻比法國的7.9%、日本的9.5%來得高。不過,我們更加關心的是,如何改善上述弱勢家庭的經濟生活、扭轉弱勢孩子之命運,讓我們的社會降低對立、促進和諧,是政府在治理上責無旁貸的任務之一。

在此我們透過一些調查資料,或許可以了解弱勢家庭狀況。隨著各級學校開學,學生理應結束打工回到校園,迎接新的學期及新的課程,事實卻非如此!從民間人力銀行的調查發現,超過八成學生為了繳納學費和賺取生活費用,必須採取持續半工半讀,始能償還學貸或減少家庭負擔。

另一方面,依據主計總調查報告也是顯示,國內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許多勞工尤其青年族群已陷入窮忙、窮累、窮苦的「三窮」困境。此意味著近年以來,雖台灣成功歷經民主政治轉型,也歷經了三次政權輪替;但遺憾的是,或許無能、或許無心,此一期間我們似乎忽略庶民所希望的落實經濟公平、社會正義,讓台灣持續淪為血汗經濟、冷漠社會之現象。

坦然言之,台灣社會畢竟多數家庭收入來自薪資所得,薪資所得未能隨著經濟成長有所增加,代表一般家庭收入減少。不過,從1998年起,配合實施兩稅合一制度,台灣薪資所得佔GDP之比重一路下滑,相對企業盈餘佔GDP之比重則是一路上升,無形之中提高受薪階級租稅負擔。在此一情形下,不但影響許多家庭日常消費行為,尤其貧窮線之下家庭甚至需要政府擴大救助,藉以維持生計,若將接近貧窮線勉強餬口家庭納入,其數字勢必更加可觀。

不可否認,長期以來我們認為這些中、低收入家庭子女未來想要擺脫貧窮環境,除了勤奮努力工作之外,必須接受完整教育,始有機會擺脫貧窮宿命。然而,近年教育制度改革,並未有效協助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可以獲得上進之路,藉以擺脫經濟貧窮困境,反而成為富裕家庭子女有更佳的就讀機會,甚至獲致高薪就業,陷入惡性循環。

法國巴黎經濟學院教授皮克提(Thomas Piketty)之前所出版的著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引發全球熱議。其中,特別指出近十年來,由於歐美各國在面對金融海嘯、歐債危機時,選擇以大印鈔票、製造更多資本紓困為解決方案,已嚴重破壞資本主義在資產泡沫後「重新洗牌」的自我調節模式,造成全球財富持續朝向全球少數資本家族集中,擴大貧富懸殊,不但造成財富「世襲」,甚至拉抬社會對立風險。

在此同時,我們誠懇呼籲有權有勢的執政團隊能夠以謙卑關懷的態度,深入瞭解無權無勢的庶民所期待的社會公平正義轉型,並非沉淪於在野政黨資產的清算、族群仇恨的掀起等戲碼,而是致力於投資環境的改善、城鄉均衡的建設、教育資源的重配、租稅制度的創新、青年就業機會的創造、貧富懸殊的縮小等改革,俾讓台灣重新構築已流失的社會資本,同時找回「分配公平」、「世代正義」,進而促進台灣社會更加和諧。(2016年10月4日工商時報A6版「政經八百」觀念平台/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