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借力陸企到台構築兩岸產業合作之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依據最近大陸商務部、國家統計局、國家外匯管理局共同所發布的「2015年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資料統計顯示,2015年對外直接投資金額創下1,456.7億美元歷史新高,比較2014年成長18.3%,其規模首次超越日本的1,286.5億美元,僅次美國的2,999.6億美元,成為全球第2大對外投資國家。同時,按照大陸商務部日前統計,2016年迄7月止,已經接近6千家企業對全球超過160個以上的國家和地區進行投資,對外投資金額大幅增加53%、達到1,180.6億美元,預估2016年對外投資金額可以超越2015年,再創新高。

如果更進一步分析,中國大陸從2003年起開始發布年度對外投資數據以來,其金額持續13年成長,過去10年年均成長達到36%,2015年對外投資規模為2002年的54.1倍之多。其中,「十二五」計畫期間(2011年~2015年),對外直接投資金額5,390.8億美元,是「十一五」計畫期間(2006年~2010年)2,246.2億美元的2.4倍。此外,更加值得我們重視的是,相對過去中國大陸以國營企業作為對外投資的主軸;不過,從2015年的數據之中可以發現,中國大陸民營企業,包括:萬達、華為、海航集團等大型企業集團,其對外投資金額占整體的65%,逐漸替代國營企業為中國大陸對外投資的重要力量。

至於中國大陸企業對外併購投資方面,其表現亦是不遑多讓。2015年中國大陸企業對外投資併購579案件之中,其併購投資所涵蓋之產業領域包括:製造業、軟體和訊息技術服務業、採礦業等項目,八成透過香港、荷蘭、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免稅或租稅低廉地區進行對外併購投資。其中,中國化工橡膠股份有限公司以52.9億美元併購投資義大利倍耐力集團的六成股份,是2015年中國大陸企業對外併購投資最大之案件。

事實而言,近年陸資企業隨著改革開放加速成長發展,同時在其政府政策支持下挾藉實力不斷向外延伸。無庸置疑,近年中國大陸推動企業「走出去」策略,除擴大全球市場布局外,乃是希望與1980年代以來所實施的「引進來」策略之相互連結,其所考量之政策思維旨在:一為因應拓展市場需求,以迴避貿易保護之壁壘;二是因應經濟快速發展需求,針對澳洲、拉美和非洲等地區進行資源併購投資;三為因應產業轉型需求,針對歐洲和北美等經濟發展頗成熟之國家進行資產布局,透過投資學習取得知識、技術、管理經驗與國際品牌,俾以促進經濟持續成長。

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之後,在包括台商在內的外資之技術與資本協助下,促進其產業不斷升級,尤其近年中國大陸以推動「民族產業」發展標竿為前提,藉由國家力量與資源進行補貼或扶植特定產業,使得近年中國大陸產業快速發展,甚至部分項目已成為全球之霸主。亦即近年以來,陸資企業隨著中國大陸經濟高度成長更加茁壯,同時在政策支持下不斷厚植競爭實力向外延伸,已成為許多國家招商引資欲拒還迎的對象。

亦因如此,早在2014年6月外資巴克萊證劵針對亞洲科技產業發展進行研究分析特別指出,中國大陸在經濟快速崛起的同時,積極促進產業技術創新,除提高自製能力藉以逐漸完整其產業供應鏈結外,推動其產品從「在中國製造(Made by China)」,升級為「中國製(Made in China)」,進而在國際產業供應體系中逐漸提高代工與品牌製造地位,使得台灣產業競爭優勢不斷下降。

此外,則是在全球化、自由化潮流下,近年國際產業供應體系已經由之前的各國少數分散節點(Node),利用投資、技術、訂單、支援國際移轉做法,循序漸進推動具有直接投資特性的供應鏈結與多層架構的產業聚落之整合,進行其區域產業供應體系重組(Decomposition)。其中,在亞太區域產業重組過程中,已逐漸發展出以中國大陸為製造、服務中心所形塑的國際貿易與資本交流之網絡。亦即面對產業朝向區域重組發展趨勢之下,台灣如果無法參與其舞台,同時引進高端陸企更高技術層次,除可能加速失去拓展市場機會外,將會擴大與國際經濟體系核心國家之差異。

另一方面,2015年5月8日,中國大陸國務院在李克強總理宣示「中國製造2025」後,正式提出「中國製造2025行動綱領」,完成工業化與資訊化之融合、減少污染排放達到世界先進水準,以形塑具有國際競爭的跨國企業與集群產業,作為其推動從製造大國轉型為製造強國依據。
    在此同時,若以近年以來陸資企業對外投資表現,比較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情形,依據資料統計中顯示,自2009年6月30日起開放陸資企業來臺投資迄2015年止,共計核准陸資企業來臺投資案件累計789件、投資金額累計14.43億美元,累計平均每案投資金額僅有182.9萬美元,平均每案投資金額不大。至於今年迄7月止,核准陸資企業來臺投資案件共計89件,投資金額僅有1.66億美元,若不是5月通過瀋陽凱迪絕緣體技術公司增資台北順達科技公司金額接近1億美元,則前7個月陸資企業來台投資金額是呈現衰退之狀況。

以陸企全球布局之眼光來看,這段期間陸資企業來台投資規模簡直不成比例,的確只是中國大陸對外直接投資金額一個「尾數」,其實微不足道。亦即面對陸資企業對外直接投資可以說是呈現「飆漲」狀況之下,未來在吸引陸資政策上何去何從?是採取鎖國政策持續阻擋陸資?抑或是調整開放政策吸引陸資?未來與陸資之攜手接軌開拓大陸新內需市場?甚至共同創造全球新出口市場?這些問題值得台灣細加思量。

由於台灣屬於小型開放經濟體系,國內市場需求狹小難以達到規模經濟,面對中國大陸產業供應鏈結逐漸完整之下,唯有從「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角度切入,發揮在市場規模、成長潛能兼具的中國大陸周邊之優勢條件。亦即未來數年之內,台灣產業在外在環境上,將迎接連結中國大陸進行全球市場佈局前所未有的機會,如何借力「紅潮」,以打造台灣產業的藍海,已成為擺脫困境之艱鉅挑戰。

換句話說,雖政權三度輪替,但實事求是,對陸資企業來台的加強管制,並非較佳選項。尤其目前兩岸關係受到九二共識問題衝擊,已經非常緊繃,在此一狀況下,排斥陸資企業來台,恐將導致兩岸關係更加惡化。再者,現行所推動的「綠能科技、亞洲矽谷、生技醫藥、智慧機械、國防航太」五大產業創新計畫,其中前面四項需要中國大陸市場支持;其次,重啟「南向」政策,則與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政策之交集,也是需要陸資企業參與搭橋。
不可諱言,雖2009年正式開放陸企來台投資,但在兩岸關係存在不對等與不確定因素糾葛下,其成長幅度頗為緩慢。亦即中國大陸推動企業來台投資,在經濟考量的背後隱含政治思維,以經濟模式解決政治問題之手段頗為明顯,是近年以來台灣內部「反中」人士不斷增加之關鍵所在。因此,如何針對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所衍生的疑慮建立一套完善周延管理制度,俾讓弱勢產業或邊際勞工揮別陰霾,顯得格外重要。

很顯然地,放寬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既是機會、也是威脅,與其疑慮陸資企業暈染,不如有效管理,進而從兩岸產業合作中取其利、避其害。至於這些管理措施包括: 

其一、提高安全防衛體系,減少社會各界疑慮。由於兩岸關係尚未完全排除敵意,放寬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涉及頗敏感的國家安全問題。因此,在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建議參考美國「綜合商業及競爭法案第721條」,增訂陸資企業來台投資安全防衛條文,將陸資企業來台投資的審核從現行經濟部提高至行政院層級,以及在足夠證據陸企危及國家安全下,授權總統可以適時中止或否決其來台投資行為,減少社會各界疑慮。

其二、明確投資准入規範,保護國內產業發展。由於放寬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涉及廠商生存,必須明確訂定「產業准入」規範。因此,在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73條中,建議參考美國「綜合商業及競爭法案」、「外國投資暨國家安全法案」,除限制具有:國有、控制權併購型、軍事敏感標的及受到扶植等背景陸資企業來台投資外,同時設置國家安全監督小組,將可能涉及國家安全疑慮的投資重要產業規範交易範圍,保護國內產業發展。

其三、建立風險預警系統,降低經濟遭受衝擊。由於「經濟中國化傾斜、產業紅色供應鏈崛起」,是近年社會各界頗關心的議題。因此,政府主管大陸行政部門必須針對陸資企業來台,包括:投資產業分布、持有股權結構、陸資異動流向、陸幹在台情形、涉及關鍵技術、接觸敏感機密、房地移轉狀況、行銷通路布局等各項層面指標,透過歸納、分析其各種不同可能風險情境,建立一套較客觀、易懂的「預警」系統,降低經濟遭受衝擊。

整體而言,面對經濟自由化、產業全球化發展潮流,尤其在國際政治「大國傾斜」、「一中架構」現實環境下,未來台灣若欲擺脫「被孤立化」、「被邊緣化」威脅,則是必須認知我們無法排除透過兩岸經濟合作,除藉以順利參與國際舞台,以擴大獲致生存之空間外,同時更加應該在國家安全前提下,借力陸資企業來台投資更進一步促進兩岸產業合作,使得其為參與台灣產業轉型的新泉源,進而讓台灣企業打造可以發揮之新藍海。

(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6年第20期(3378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6年10月3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