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外紛強化防制非法洗錢,全國銀行公會配合舉辦 「銀行業防制洗錢作業與金融科技座談會」

防制洗錢及打擊資助恐怖主義係為保護合法商業與維護國家社會安全,為避免金融機構成為非法商業之洗錢工具,以維繫金融機構之誠信及金融市場秩序。我國將於107年第4季接受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之相互評鑑,金管會已依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發布之40項建議及評鑑方法論,訂定防制洗錢相關規範,法務部也正進行洗錢防制法之修正。同時銀行公會亦協助蒐集國際組織及主要國家法規,配合修正「銀行防制洗錢及打擊資助恐怖主義注意事項範本」供金融機構參考,並協助主管機關研議「資恐防制法」授權法規命令及問答集,刻正研修疑似洗錢表徵等內容。

金融機構如何有效防制洗錢,以維繫誠信及金融市場秩序,是相當重要的課題,因此銀行公會近日舉辦「銀行業防制洗錢作業與金融科技座談會」,協助金融機構透過科技運用有效監控交易,進而分析管理運用,讓我國的防制洗錢制度能徹底落實。

本次座談會一開始由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銀行局王儷娟局長擔任致詞嘉賓,王局長表示,近年來從國內外監理機關積極作為可看出各國對防制洗錢的重視,隨著金融商品與網路科技的蓬勃發展,洗錢手法不斷翻新,金融機構執行監控疑似洗錢交易之困難度亦隨之提高,除應有足夠的專業人力外,確有必要善用金融科技技術來協助金融機構提高可疑交易之辨識能力,希望透過這次座談會邀請多位專家分享,如何藉由科技提升辨識準確度,以有效杜絕洗錢犯罪。

全國銀行公會呂桔誠理事長致詞時表示,隨著金融科技發展,到洗錢資助恐怖主義的金融犯罪手法不斷翻新,如何利用新興科技提升銀行對外在環境變化的因應能力,是全球金融業的重要課題。目前正面臨防制洗錢法規遵循的挑戰,如中國農業銀行因為違反紐約州的反洗錢法規遭到美國重罰,可印證國際間對於防制洗錢的法規監理的要求不斷增強。

呂理事長期許銀行業者翻轉思維,要把這些法規成本、監理成本及被監理的成本當作是投資,因為該項投資可提升銀行品牌經營形象。以70、80年代美國開設的銀行大樓為例,建置時支柱都很堅實宏偉,不只是美觀,更要呈現銀行Creditworthy and Trustworthy的形象,如今這些柱子在面對國際環境的變化中正在受到侵蝕,我們盼望重建這些支柱,能夠讓臺灣的金融業者走到國際時,能受到歡迎與客戶的信賴,這是辦理本次座談會最大的意義。

座談會有兩大主題,第一個主題銀行業防制洗錢作業與金融科技方面,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法令遵循部尚玉瑛協理提出,利用外部系統比對客戶基本資料,並將客戶交易數據圖像化,可疑交易將更精確,降低銀行風險。Thomson Reuters台灣區王俊傑經理表示,如何落實防制洗錢作業,重要是選擇正確的資訊,並建立有效的法令遵循制度及文化。敦陽科技林智強副總經理則介紹以風險為本的反洗錢系統架構,協助金融機構識別客戶及交易風險,以有效的分配資源,對較低風險之客戶或業務投入較少資源,關注高風險的客戶及業務範圍。

第二個主題為銀行業防制洗錢作業與新創事業及技術方面,第一銀行金佩華經理認為,金融科技的廣泛應用除了創造盈餘並創新金融產品外,透過電腦系統輔助交易監控,可避免人工操作所產生的效率及成果不彰,還可避免遭鉅額裁罰。IBM林詩敏銷售總監認為應用人工智慧科技,可協助法遵人員追蹤不斷變化的法規並提供專家諮詢能力,提升真警報比率、識別新的犯罪態樣或可疑犯罪組織,並從過往案件、SAR報告、合約、電文、網站或社交媒體等找出關鍵資訊,強化金融機構在防制洗錢的防護能力。SAS公司陳新銓處長提出合規僅是必要基準,具備解決洗錢交易疑慮之能力,銀行才有更多部署海外或創新營運的發揮空間,防制洗錢牽涉高度複雜的行為剖析與模型建立,唯有引入數據分析方可有效應對。

綜合座談由金管會銀行局莊琇媛副局長擔任主持人,她表示以兆豐和中國農銀在紐約違反洗錢申報規定遭美國重罰為例,兆豐主要在法遵部門對洗錢的相關知識與機制並不完備;但中國農銀則是涉及隱瞞制裁與恐怖主義的可疑交易,兩者不能相提並論,但也顯現藉由科技協助銀行防制洗錢的重要性。

綜合座談中,銀行業專家及資訊業專家均認為,銀行國內外分行系統正朝全球統一的政策標準、同一套系統集中化管理之趨勢邁進,但各國法規標準不一致,因此海外分行仍可能因地制宜配合調整。另資訊業專家認為bitcoin(比特幣)比特幣和區塊鏈(Blockchain)對於金融業來說是一種破壞性創新,建議於防制洗錢上應作好身份驗證 (KYC);銀行業專家則認為必須採實名制,確保交易紀錄的可追蹤性。

最後莊琇媛副局長表示,雖然善用科技可強化風險控管,但系統不是萬能,僅為輔助工具,否則單靠系統偵測防堵異常交易,仍會有漏網之魚,重要是銀行是否具備嚴謹的法規遵循,就像車上裝了GPS導航系統,但駕駛還是會迷路,問題不在於工具而是人,提醒銀行業者要落實執行,以強化我國遵循國際防制洗錢之能力。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