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政黨若不合作一起滅頂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國會新的會期開議,隨著優先審議法案排定,面對一黨獨大、完全執政之下,在新的會期議事上預估將有如之前不斷上演的戲碼:執政黨因為了體承旨意而透過強勢、橫行的模式達成任務;相對在野黨則是因為了反映民意而採取對立、杯葛之手段阻擾運作。

在這種強勢、橫行的情境之下,令人憂心,如此恐將造成台灣陷入永無止境的內耗,甚至危及國家之生存。我們認為,與其朝野不斷糾葛,不如借鏡荷蘭在政治上所採取頗為著名的「波德模式(Polder Model)」,為其面對的問題透過協商找到共識。

荷蘭是個小國,為了與海爭地,其海埔新生低漥地區所設置的風車必須24小時不斷抽水,一旦停止,大家就有可能滅頂。荷蘭將波德模式比喻為追求生存的精神根基,其對生存的圖像是永遠面對不良的先天體質,所以必須尋求協商共識及務實合作,持續努力奮鬥,否則大家都將被水淹死。

也因荷蘭在這種「若不合作,只好等死!」的生存危機精神之下,得以不斷向前邁進,甚至將波德模式精神加以昇華發展協商共識的政治制度,已成為全球民主憲政的典範。亦即荷蘭政黨眾多,迄今國會(分成上、下議院)沒有一個政黨席次可以單獨超過三成,所以必須採取聯合政府模式。雖上議院權力較小,但下議院執政者若不能坦開胸襟與其他在野黨之協商形成共識,則其法案難以走得出門,完全沒有意氣議事空間。

雖在政治上我們所面對的環境比起荷蘭更加危殆,但卻未學習荷蘭精神,將「不合作,大家一起死!」形成共識,作為國家的生存目標共同奮鬥。我們的政府在治理思維上,有如一匹史前巨龍怪獸,不但行政僵化,而且效率低落;我們的執政黨在議事運作上,並非以國家共同利益為目標,而是以不擇手段打趴在野黨為前提,更遑論及透過協商形成國家未來發展共識。

為何我們不能借鏡荷蘭,將荷蘭視成為一個「The better Taiwan」?為何政府不能提出宏觀前瞻的未來願景,具體規劃的長遠藍圖?為何朝野政黨不能彼此坦開胸襟,協商國家生存共識之道?為何不能將自己的民眾視為最珍貴的資源善加運用,讓我們的社會重建信心?為何不能將自己的土地視為最珍貴的寶藏善加對待,讓我們的國家永續生存? 

回顧20世紀之前的台灣,雖歷經政治民主轉型過程的陣痛與社會結構型態變化之衝擊,但沒有那麼危殆;反觀目前的台灣,面對的是政治倫理的喪失及社會道德之沉淪,陷入搖搖欲墜。在此,我們期待政府能夠以謙卑包容的思維借鏡荷蘭追求生存精神,比較這個人口比台灣少一點點、面積比台灣大一點點的國家之表現;同時,我們更加希望政黨應該以溝通對話的態度學習荷蘭協商模式,彼此坦開胸襟形成共識。荷蘭可以、台灣沒有理由不行!(2017年3月5日中國時報A15版「時論廣場」/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