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從大陸「兩會」的對台政策論述探索未來選擇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受到國際所矚目的大陸全國「政協」與「人大」兩項會議,每年按照往例先後從3月上旬起揭幕,至中旬止閉幕;不過,其更加受到注意的是,每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所釋放的政策方向,已儼然成為觀察兩岸關係現況的冷熱信號,甚至為牽引兩岸關係發展之重要指標。

先從3月3日政協會議政府工作報告內容來看,其對台政策部分特別提出:「堅持九二共識、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之分裂活動、加強與台灣基層或青年之常態化互動、深化與台灣民意代表及民間團體之機制化往來」等論述,已暈染著頗濃厚的政治意涵。相對而言,與「促進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屬於經濟意涵相關的詞彙,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反而付諸闕如,亦即說明對台經濟交流合作,並非是政協的重要工作事項。

再就3月5日人大會議政府工作報告內容來說,其對台政策部分,除與政協會議的口徑一致,宣示維護「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等基本原則外,特別強調堅定不移「推動祖國和平統一進程」語彙,卻是去年人大會議政府工作報告之中所沒有提出的論述。比較去年,於政府工作報告中所提出的「兩岸一家親」、「構建兩岸命運共同體」等論述,今年卻未提出;尤其是去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同時主張促進兩岸科技交流等具體合作事項,今年於政府工作報告中,則僅以「持續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為概括,完全沒有提出具體交流合作方向。

平心而論,此次「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政策論述,雖呈現經濟味道漸淡、政治味道更濃現象,但沒有出乎意料之外創新突破之舉。在基本上,其是遵循之前習近平所提出的「六個任何」為基礎,包括:堅決反對和遏制任何形式、名義所進行的台獨活動。換句話說,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之下,以維護「九二共識」共同政治認知、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台海和平穩定的基礎上,堅定不移「推動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已形塑成為近年甚至未來大陸官方對台政策論述無法取代的圭臬。

其實,這些或許我們可以從近年兩岸關係互動往來中掌握大陸對台政策變化端倪。眾所周知,2008年5月之後,由於馬政府秉著兩岸在「九二共識」原則下,同意有「一中」的認知,同時存在各自有不同定義之意涵。因此,在馬政府執政期間中,每年大陸「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政策所強調的乃是:「努力推進兩岸協商對話、加強經濟社會融合、保護台灣同胞權益、提供民眾分享更多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成果」等政治兼具經濟論述,積極對台釋放「兩岸紅利」,使得兩岸關係逐漸緩和。

換句話說,此一期間兩岸在遵循「九二共識」原則下,透過「海基會」、「海協會」兩會所設置的「經濟合作」會議作為平台,選擇以經濟為交流合作核心。尤其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兩岸經濟型態及產業結構均都面對國際經濟環境動盪不安所衍生的升級或轉型壓力之下,更加需要以「九二共識」原則為基礎,針對排除貨品貿易關稅壁壘、降低服務貿易市場准入限制、落實投資保障、設置爭端解決機制等進行諮商談判,加速促進兩岸投資自由化、貿易便捷化,藉以共同迎接全球化潮流與區域化發展所帶來之挑戰。

然而,隨著2016年1月民進黨擊潰國民黨取得完全執政,蔡政府公開表示將採取模糊「九二共識」的態度,作為處理兩岸關係模式。3月大陸「兩會」於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政策論述中,先行除掉「推進兩岸協商對話」,造成兩岸洽簽貨品貿易協議諮商談判工作被迫同步擱置;5月蔡政府開始執政之後,因意識形態,而堅持重新定位兩岸既有共同政治認知的「九二共識」之意涵,導致兩岸關係發展急轉直下,雙方官方高層互動往來遭到中止。時至今年大陸「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政策論述,更加簡略以「持續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一筆帶過作為兩岸關係之註解。

至於前揭大陸「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台政策論述所提出的「持續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雖其目的旨在為台灣的民眾尤其青年在大陸學習、就業、創業、生活上提供更多便利,甚至給予「國民待遇」;但若將大陸所規劃的方向更進一步追根究底卻是,希望「台灣企業前往大陸融合」,接軌大陸內需與台灣在地產業體系的斷鏈,以及歡迎「台灣民眾轉往大陸融合」,回歸大陸祖國與台灣社會之疏離。

很顯然地,從近年大陸「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分析中可以發現其對台政策論述主軸,與台灣對牽引兩岸關係共同政治基礎的「九二共識」原則之認知與否,其實有直接的關聯。也就是說,去年以來迄今,兩岸關係因「九二共識」認知歧見而陷入僵局,使得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在對台論述上,政治政策信號的強度,明顯趨強;相對經濟政策信號之強度,卻是明顯轉弱。如此一來,兩岸經濟交流合作事項,恐將被迫面對不確定、不穩定狀況;若未來兩岸關係更加惡化,則之前兩岸經濟交流合作所帶來的成果,甚至可能被迫遭到犧牲。

其實,過去四年在「九二共識」原則下,兩岸關係發展頗為穩定,李克強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不斷提出:「兩岸一家親」、「攜手構築兩岸命運共同體」等拉近心理距離論述;不過,今年在其「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卻是話鋒轉硬,特別強調:「絕不允許透過任何形式、任何名義,將台灣從祖國分裂出去」。再者,「兩會」期間從大陸涉台官員張志軍、陳德銘或部分高階將領的談話顯示,雖沒有否定採取武力統一解決台灣問題,但卻是更加堅持反對台獨立場,同時強調必須在兩岸共同政治認知的「九二共識」原則之下,始能恢復正常互動往來。此一現象,是否已意味著今後兩岸關係發展,除非接受「九二共識」原則,否則在短期內恐將籠罩陰霾難以樂觀。

儘管,過去一年兩岸關係因「九二共識」認知歧見而陷入僵局,發展可以說是乏善可陳,不但已讓兩岸在政治互動往來議題上遭到中止停滯,而且更讓兩岸在經濟交流合作領域上難以顯示亮點。但是,值得我們重視的是,由於這些意識形態問題在短期內不易獲致實質進展及突破,加上在兩岸沒有具備取得「新共識」基礎或建立「新方向」條件下,使得習近平迄今為止沒有更進一步針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提出新的論述或表示新的意見。

不過,個人認為,在「寂靜」的同時,反而蘊育更深層的意味。其背後似乎也是說明,大陸在因應未來兩岸關係發展上,除儘量避免因政治對立升溫的僵局,而造成陷入不可收拾之殘局外,既可以讓神經緊繃的蔡政府暫時舒緩,降低台灣內部反中意識政治氛圍,也可以避免民進黨藉此借題發揮,鼓動政治動員挑起兩岸對立情緒。

亦即面對兩岸關係現況低迷,即使情勢非常嚴峻,其實北京當局仍抱持著高度戒慎態度,不太希望兩岸因政治的不佳氛圍,而影響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之正常交流。尤其更加期待台北當局能夠了解大陸對台政策所提出的善意,同時在「九二共識」原則下打開僵局,藉以深化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進而朝向和平發展之路。

在此同時,我們或許可以將過去習近平的對台談話加以歸納,大致分為「變」與「不變」兩部分;其中,變的是,每年對台工作成果的評語和對台重要任務之安排,不變的是,「九二共識」原則的堅持與「和平統一」願景之重申。亦即說明大陸對台政策方針是明確、一貫的立場,將不致於因台灣政黨輪替而有所變化或調整,九二共識不但已清楚界定兩岸關係的性質,而且是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行穩致遠之關鍵。

展望未來,其實「台獨」是個假設議題,至於「統一」也非一蹴而就,未來如何將「兩岸一家親」的理念加以具體落實,以實際的作為讓台灣民眾感受具體的「親」,刻不容緩。這些可以從經濟策略上切入,除藉由「國民待遇」主動提供台商在陸學習、就業、創業、生活等方面更多便利外,讓台灣的優勢企業界由參與已如火如荼的「一帶一路」建設、「2025中國製造」等計畫促進創新轉型,同時將台灣納入經濟發展的藍圖,讓台灣的企業真正感受體驗「兩岸一家親」,進而攜手構築「兩岸命運共同體」。亦即透過推進兩岸各項領域交流合作,深化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增進同胞親情和福祉,拉近同胞心靈及距離,進而達到彼此互利,以化解「九二共識」認知歧見之僵局。(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7年第6期(3389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7年3月27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