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的結與解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三年之前3月18日突如其來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太陽花學運,導致政府被迫同意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訴求,以作為處理兩岸ECFA後續相關協議之依據,迄今屆滿三年未見下文。2016年政權輪替之後,雖持續兩個會期將監督條例列為優先立法之法案,但卻又「九二共識」歧見,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亦即綠營認為短期之內因沒有兩岸相關協議可以監督,若要加速審查監督條例,豈不滑稽?而以曖昧不明的態度處理。

面對經濟陷入停滯的擔心及產業不斷外移之憂慮,工商各界不斷建議政府應該加速審查監督條例,以務實的態度完成立法,俾將已簽署三年遭到冰封的兩岸服貿協議加以解凍,以及正諮商被迫擱置的兩岸貨貿易協議完成談判,化解兩岸關係僵局,藉以協助台商布局頗龐大的大陸內需市場,進而接軌參與已日益成型的「一帶一路」發展機會。

也因如此,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國民黨召集委員趁機提案,於3月22日將目前朝野政黨所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六大版本排入實質審查。不過,監督條例草案尚未開始審查,卻又因各自政黨對審查程序的意見不同,而陷入「卡關」,使得監督條例草案再度遭到擱置。

在此,如果更進一步觀察各自政黨所提出的草案版本,其中時代力量黨所提出的《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版本,其內容很清楚地將兩岸定位為「兩國」關係,認為應該納入外交國防委員會召開全院聯席審查,說明兩岸之間是「國際」的關係。

相對民進黨所提出的《兩岸訂定協議監督條例》草案版本,不但與2014年在野時期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版本有所不同,而且在其第一條中明訂「適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及相關法規規定」,針對「兩岸」則是採取「一國兩區」加以模糊定位處理。如此一來,既可擺脫因涉及國家定位而可能失去深綠選票,亦可避免因造成兩岸關係惡化而坐實藍營譏評,所以支持召開全院聯席審查,先將該案退回院會,交由綠營有多數優勢的程序委員會,透過「以拖待變」策略加以處理。

從上述中可以發現其癥結,是在於兩岸關係的法律定位問題。亦即在分治下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定位為何?是爭議之所在。然而,面對工商各界期待及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之下,我們認為朝野政黨應該擱置各自政治算計,將涉及兩岸ECFA後續相關協議之監督條例優先立法,除對陸釋放善意外,讓兩岸經濟恢復交流合作之常軌。至於在化解立法癥結上,其前提包括:

首先,採取務實立法態度,讓大陸對我們釋出的善意有所感覺。亦即朝野政黨必須凝聚形塑共識,將兩岸關係的解凍及穩定認為,是促進台灣經濟成長及社會安定的一環,監督條例的立法是因應未來兩岸關係發展。

其次,擱置統獨意識型態,嚴肅面對「九二共識」問題。亦即朝野政黨必須擺脫統獨意識型態,如果監督條例條文嚴重偏離九二共識,恐讓兩岸關係雪上加霜,甚至造成兩岸關係更加惡化。

再者,排除無謂矛盾爭議,先讓已簽署的兩岸服貿協議直接適用監督條例。亦即朝野政黨必須避免因過去爭議而掀起激烈對立,甚至陷入各說各話泥淖,導致監督條例條文充滿張力變數,最後延伸所不願捲入的政治效應。

坦然言之,雖兩岸迄今對「九二共識」的「一中原則」各自不同論述,但卻又是兩岸關係維持和平穩定無可取代的政治基礎,兩岸經濟也是在此一政治基礎上始能持續發展。因此,在處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時,與其「迴避排斥」九二共識,不如「重新定位」九二共識;甚至根本不必陷入是否優先處理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困境,直接在現行《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中,逕自增列「兩岸協議監督相關條文」,其實亦可化解藍綠政黨長期以來在兩岸關係上所存在的糾葛。(2017年4月18日工商時報A6版「政經八百」觀念平台/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