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台灣面對「台勞」輸出急增衝擊福禍難料?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1980年代末期之後,台灣隨著解嚴與開放,雖帶給民眾政治的民主及社會之自由,但卻又因政治對立糾葛不斷與社會紛亂層出不窮,而衝擊經濟的升級與產業之轉型。與其同時,許多學者專家或企業家經營者頗為憂慮再三指出,如果不能即時加以改善,恐將影響廠商投資意願,進而波及民眾就業機會,未來台灣民眾,尤其年輕族群可能淪為「台勞」被迫輸出,甚至形成「菲律賓化」現象。此一預言,從最近官方所公布的一份數據中可以發現,並非危言聳聽,而是其結果似乎已經應驗! 

亦即主計總處最近依據台灣民眾出、入境資料,再行比對勞、健保資料,將長期滯留海外的台灣民眾確認有工作者或可能有工作者進行推估所取得的數據,首次公布一份「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統計」報告。從此份報告中顯示,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從2005年的34.1萬人,大幅增加為2009年的66.2萬人、2015年的72.4萬人,呈現逐年上升趨勢,占台灣地區人口之比例,已經達到3.1%,若以目前整體就業人數1,120萬人來說,其比例超過6.5%。

由於此份數據並非採取隨機抽樣調查進行推估,其所取得之數據理應不致高估。不過,許多學者專家與人力銀行業者則是認為,其實際數據可能嚴重低估,目前台灣民眾長期滯留海外投資及就業人數應該達到百萬人之譜;其中,前往中國大陸投資或就業人數占前往海外人數之比例至少6成以上,如果加上其眷屬人數,早已超過百萬人。究竟近年已成為影響台灣經濟或產業的「台勞」輸出,是否呈現惡化現象? 

先就與台灣地理位置最為接近的「菲勞」輸出來看,依據統計資料,菲律賓每年前往海外就業人數均在百萬之譜,累積目前菲律賓長期滯留海外工作人數約有800-1000萬人。若以菲律賓人口8000萬人而言,其占整體人口之比例達到10%左右,與台灣的比例3.1%比較,目前台灣「台勞」輸出或許尚未達到「菲律賓化」、已遍及全球之地步。

再從我們所耳熟能詳的「印傭」輸出來說,依據統計資料,印尼目前長期滯留海外就業人數高達600萬人左右,已無疑地是勞工輸出的大國,遠遠超過台灣;但是,若以占人口之比例統計,則是未必如此。亦即印尼整體人口共計2.58億人,是全球第4大的國家,其長期滯留海外就業人數600萬人,占印尼整體人口之比例僅有2.1%,較之台灣3.1%為低。

很顯然地,如果以目前台灣長期滯留海外就業人數的絕對數值比較,雖不及動輒已超過500萬人,甚至千萬人的勞工輸出大國,但若以整體人口比例或就業人數比例來說,則是逐年成長。不過,我們無法忽略的現象是,2005年台灣長期滯留海外就業人數僅有34.1萬人,為何10年以來台灣長期滯留海外工作人數急劇增加達到一倍以上?

探究其真相,誠如上述乃是近年以來,台灣因政治對立糾葛不斷,加上社會紛亂層出不窮,而衝擊影響廠商投資意願,進而波及民眾就業機會。這些結果導致長期滯留海外就業者年齡,以25-29歲初入社會的「年輕」族群之比例為最高,此與過去長期滯留海外就業者年齡以30歲以上「輕壯」族群為主之狀況,截然有所不同,此為造成近年「台勞」輸出急增原因所在。

此外,則是台灣長期滯留海外就業者所從事的行業職務位階、薪酬待遇變化方面,過去長期滯留海外就業者之中,除投資的業者或奉命外派前往海外工作的中、高階幹部外,具有碩士及以上學歷者,約占整體7成。至於近年,我們從人力銀行長期擔任仲介媒合求職者的經驗及數據發現,除大學畢業學歷者有逐漸增加之趨勢外,其所擔任之職務位階、薪酬待遇,並非屬於中、高階的專業領導幹部,而是受聘從事基層之業務工作。此意味著台灣年輕族群,因上述就業環境原因限制,而淪為「台勞」被迫前往海外就業,並非危言聳聽。

儘管,許多學者專家認為,隨著台灣企業全球佈局不斷擴張,使得許多民眾奉命外派前往海外就業,此讓更多年輕族群願意離開台灣的「舒適圈」,前往海外就業創造人生的「贏者圈」,日積月累形塑「經濟力量延伸」。再者,民眾出國工作,亦可使得政府相關部門因國內失業人數下降,而減少負面批評壓力,尤其是前往高薪資、高酬勞的先進國家工作,雖兩地相隔,但如果收入豐碩,加上可以藉此拓展國際視野,以及趁機造訪體驗異地,甚至學得特殊技術、貢獻國家社會,這種「台勞」外流,其實一舉數得。

但是,我們卻又無法否認,由於近年台灣經濟動能衰退、投資意願低迷、薪酬成長停滯、就業機會減少,使得許多民眾,尤其年輕族群被迫離鄉背井前往海外工作打拚度日謀求生活,長期下來無形之中儼然已成為國際勞動市場的「台勞」大隊。亦即若是因國內難以找到理想工作或就業機會不足,不論是謀求「混口飯吃」,或者是為了「養家活口」,而被迫需要離鄉背井、拋家棄子前往異地工作,其背後原因乃是真正危機所在。

無庸置疑,在一個全球化、國際化日益普遍的環境之下,由於交通工具的便捷和通訊技術之發展,使得其速度愈來愈快、成本愈來愈低,若其他環境條件相似的話,則將會呈現物理「磁吸」效應,讓選擇跨境工作的人數不斷增加。亦即受到此一環境因素影響之下,未來「台勞」前往海外尋找較符合自己理想的就業地點,已成為無法避免的發展趨勢。雖我們難以阻止台灣民眾選擇跨境工作人數不斷增加現象,但卻又必須以更加客觀理性的角度觀察及判斷,釐清其將可能帶給原生國家的負面影響。

換句話說,政府相關部門必須掌握及重視近年以來台灣民眾長期滯留海外就業人數大幅增加所延伸的負面效應,包括:

其一,就業機會增加有限、前景展望亦是不佳,造成近年許多台灣民眾被迫往外尋找機會,尤其年輕族群選擇出國工作意願日增。如果以目前台灣長期滯留海外就業的72.4萬人作為統計,其所代表的並非僅有這些個人將不再於本國消費,而是將延伸至其家庭消費,若以平均每人攜帶家眷1-2人長期滯留海外生活,則可以概估台灣將至少減少150-200萬人的內需消費市場。由於本國消費占台灣GDP之比例達到6成左右,內需消費人口減少1成以上,甚至達到2成左右,此對台灣經濟成長帶來或多或少衝擊。

其二,則是台灣投資意願持續低迷,使得薪酬待遇始終於低檔中徘徊,實質薪資甚至與16年之前的水準比較為低,在不願持續領取低於亞太區域或全球市場水準薪資下,許多台灣民眾,尤其年輕族群若有機會就會選擇出走。其中,最明顯的實例乃是,許多學界的大小學者或科技產業大小工程主管,在「人民幣替換新台幣」的價碼誘因條件之下,逐批被挖角到中國大陸工作,乃是長期低薪之下所造成的結果。這些屬於政府辛苦投資所培養出來的中、高階專業人力,如果持續外流,最後卻是奉獻他處,如此不但弱化本國的創新能力,甚至可能協助創造明日的競爭對手,此對台灣產業發展恐將蒙上陰霾。

坦然言之,大部份國家及大部份民眾不致將前往海外就業人數的大幅增加,視為「正面指標」;甚至是勞工輸出大國的菲律賓或印尼政府,近年以來均都致力推動產業發展、增加就業機會,吸引本國勞工回流、減少海外就業人數,藉以擴大內需消費,進而促進經濟成長作為政策目標。

在此同時,姑且不論台灣民眾前往海外就業是「被迫」出走,抑或是歡喜出走尋奇、懷抱大陸夢想、迎向世界挑戰,從促進台灣經濟升級或產業轉型的角度而言,長期滯留海外就業大幅增加,短期長期均都不利,其所衍生的負面效應更加無法忽略。面對「台勞」輸出急增,其對台灣的未來,是福、是禍?誠屬難料,卻是頗為值得政府相關部門加以警惕,同時更進一步針對其背後所存在的問題尋找解決方案,甚至藉以調整修正相關政策法令。(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7年第8期(3391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7年4月24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