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台灣經濟尚未擺脫「乍暖猶冷」困境?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政權輪替屆滿週年,執政的民主進步黨最近特別端出經濟數據指出,其執政一年以來,不論在促進經濟成長、增加出口貿易、創造就業機會、提高薪資所得等方面,或是在擴大出口中國大陸、吸引觀光旅客來台等方面,均較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期所表現出來的經濟數據更為亮麗。尤其是促進台灣經濟成長三具引擎之中最為重要的出口貿易,依據之前所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海關出口資料,比較去年同期成長達到15.1%,創下近六年來最大增幅。此一訊息,政府部門及研究機構皆都樂觀認為,台灣經濟景氣後勢可期,先後預測今年GDP成長幅度可以達到2%以上。

其實,蔡英文政府透過冰冷經濟數據,除宣揚其執政「政績」,藉以挽救已不斷下滑的民調外,似乎借力打臉前朝馬英九政府意味頗為濃厚。再者,其所呈現出來似乎逐漸轉好卻也沒有多好的經濟表現,並非來自執政團隊的努力,而是受惠外在環境之眷顧。此乃年初以來,由於整體國際經濟景氣回溫,使得台灣出口貿易於2016年政權輪替之後的7月開始轉為走紅迄今,已經擺脫從2015年2月起已持續走黑17個月的低迷,逐漸走出谷底陰霾。此一結果,讓最近8個月以來的景氣訊號持續呈現穩定綠燈。

此一現象,並非僅有台灣獨沾其惠,而是包括:出口貿易已持續走黑接近2年的南韓、對外貿易也陷入低迷的中國大陸,或是因先進國家需求減弱而造成出口衰退的新興市場,均都因亮麗的出口貿易成長,而呈現不錯的經濟表現。亦即由於全球重要經濟體的成長開始回溫,尤其是以東協國家為主體的新興市場經濟體之成長逐漸加速,不但帶動整體國際經濟呈現溫和復甦,而且全球貿易量值也是明顯成長,使得最近OECD、國際貨幣基金等機構不約而同上調修正今年全球經濟成長表現,預估可以突破過去5年以來不及3%水準。

然而,在面對經濟審慎樂觀的同時,誠如許多學者專家頗為擔憂再三指出,近年以來台灣在民粹意識型態糾葛對立下,因政策調整的反覆、法規增修之延宕,而使得轉型過緩所呈現頗為孱弱的產業體質,不太可能藉由短期國際環境因素,讓經濟的表現可以瞬間脫胎換骨,所以上述所端出的經濟數據虛有其表,並無值得令人肯定之處。

如果更進一步分析其內容可以發現,在促進經濟成長三支引擎中,目前出口貿易略微增溫,若我們將其數據透過較長的時間數列加以觀察,則可以取得不同結果。事實而言,今年台灣第一季度出口721億美元,其實不如六年之前第一季度748億美元;再以近三十年來台、韓貿易資料統計進行比較,1986年台灣出口貿易金額是南韓的一倍,1996年已降為南韓的九成,2006年再降至南韓的七成,2016年更是下滑至僅有南韓的56%,顯示此一期間在貿易表現上所呈現的彼長我消現象,極其可憂。平心而論,雖台灣出口規模萎縮與全球貿易之擴張趨緩有所關聯,但卻也反映台灣經濟優勢已經大不如前。

再從台灣內需表現來看,比較去年經濟成長1.5%,內需貢獻度達到1.89個百分點;相對今年受惠外在國際環境回溫影響,雖經濟成長預估可以超過2.0%,但在內需貢獻度上卻僅1.47個百分點,似乎呈現衰退現象。此一原因,其實可以從今年3月份製造業PMI雖創下2012年7月份以來56個月新高,達到65.2%;但反觀服務業NMI此一期間卻均低於50%,已意味著近年以來台灣內需市場仍徘徊於不熱困境。

至於整體投資表現也是不如預期,台灣從2001年起投資成長已經持續15年陷入停滯狀況。其中,最重要的實質固定資本形成年增率,因受到財政赤字不斷擴大,而大幅減少政府及公營事業公共投資,使得其年增率從1990~2000年的平均8.21%,急劇下降至2001~2010年的平均1.20%,2011~2015年平均甚至僅有0.96%。雖此一期間民間投資大致呈現微幅成長,但如果更進一步加以觀察,1990年代期間平均每年成長達到11.3%,2000年之後則是呈現趨緩,2015年已下降至1.3%。另一方面, 2000年之前,曾扮演促進台灣經濟成長或產業創新重要角色的外人直接投資,也是陷入停滯不前狀況,不如近年以來已風起雲湧的全球外人直接投資發展趨勢,甚至已落後於亞太新興國家,似乎直接說明其資環境惡化,並非一朝一日,不容小覷。

換句話說,蔡英文政府在端出這些經濟數據的同時,卻未說明其背後真相,而是模糊所存在的問題,包括:

首先,在提及亮麗出口成長時,卻未指出如何改善國內接單國外生產比重持續惡化威脅,尤其新興產業扶植績效不彰,缺乏更多支撐出口新興明星產業,造成難以擺脫對已邁入成熟階段的少數產業之依賴。例如:自1990年代起躍升為明星出口產業的半導體、資通訊產業,迄今其占比睥睨整體產業。

其次,在提及名目薪資有所成長促進內需消費時,卻未面對如何解決民生物價日益上漲,尤其勞動相關法規不夠周延,臨時派遣勞工占比不斷提高,加上長期以來稅賦制度扭曲不夠公平,經濟成果未能整體民眾合理分享,導致實質薪資停滯不前,最後波及內需消費成長空間。
再者,在提及透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擴大公共投資時,卻未論述如何提高頗低迷的民間投資意願,或是如何改善已持續衰退之外人直接投資環境,使得近年以來實質固定資本形成大幅衰退,進而影響產業創新速度。

由此顯示,台灣經濟仍存在著許多陰霾,尚未擺脫「乍暖猶冷」格局,民眾似乎無法實質感受經濟復甦。亦即蔡英文政府企圖以短期的經濟數據,與前朝馬英九政府經濟表現之對照,藉以顯示執政績效,這種比較除了不盡公允之外,也無必要,不僅多說無益,甚至可能形成自傷。如果大家沒有健忘,之前馬英九政府因經常顯示其執政數據,與前朝政府執政績效之比較,而飽受揶揄,目前蔡英文政府所採取的模式,似乎正在步上其後塵。儘管,我們可以理解執政者希望利用各種數據,與在野者執政之時各種作為之比較,以找回民眾之支持;但是,理解這些數據的人心知肚明上述原因,相對不太理解這些數據背後存在事實的人而言,反而徒勞無功。

在此同時,回顧台灣發展過程,從1960年代提出財經改革措施、調整貨幣政策、訂定獎勵投資條例、推動出口導向產業,1970年代實施十大建設、培育中小企業創業,1980年代制頒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設置科學園區發展科技產業,至1990年代推動市場開放、朝向自由化國際化等。這些前後關聯、按步就班政策扭轉台灣經濟地位,不但為台灣的經濟挹注新動能,而且為台灣的產業打下競爭力,進而創造舉世所欽羨的台灣奇蹟。

不過,2000年政權首次輪替之後,台灣經濟政策再也難以呈現之前氣勢磅薄,產業策略則是隨著執政輪替反覆無常,使得許多將影響未來台灣生存發展的規劃未竟其功,甚至胎死腹中。這些除執政者的眼光與勇氣不如昔日前輩是原因外,更加重要的是政治紛擾無日不在,尤其兩岸關係在藍綠政黨對「九二共識」的歧見下,導致許多政策難以執行,或者無疾而終。例如: 2013年國民黨所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在民進黨否認「一中」大肆杯葛下,造成此一條例在國會審查逾年,鎩羽而歸;相對中國大陸上海自由貿易區卻是後發先至,彼長我消,台灣經濟的自由化及產業之競爭力在政治紛擾下,流失殆盡。

無庸置疑,評估執政者表現,並非僅是憑藉一個月、一季、一年的績效,而是必須觀察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脈絡,短期的景氣波動取決於內部因素及國際景氣,相對長期的經濟情勢則是取決於政府領導的前瞻性與政策之執行力。亦即在執政思維上,切忌將外在環境的眷顧誤作為自我努力之肯定,沉迷於短期的經濟數據,是無法轉化「乍暖猶冷」之格局。

坦然言之,目前台灣經濟情勢仍是岌岌可危,雖此一源自國際情勢變化,但何以昔日可以因應自如?何以過去五年台灣經濟成長卻又四年低於全球平均經濟成長?這些說明台灣的經濟問題是來自政治糾葛,政治紛擾造成台灣經濟動能走疲,政黨惡鬥導致台灣產業競爭走弱。因此,與其刻意利用數據打臉前朝,不如致力將冰冷數據轉化為包括:改善產業結構、良好投資環境、調整就業條件、增加內需消費、提高實質薪資、安全居住空間等有感績效,讓民眾獲致真正的滿足。如此一來,台灣經濟始能脫胎換骨、挽救頹勢。(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7年第10期(3393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7年5月22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