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預見台版下流老人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在國際社會將焦點集中於香港主權移交屆滿20周年,其政治民主發展狀況的同時,值得我們警惕的是,隨著中資企業集團大量湧入,在呈現充分就業的同時,扭曲產業結構擴大朝向貿易、金融、地產等服務業的傾斜發展,無形之中壓縮製造業之生存,形成財富更加集中少數族群,使得2016年代表收入分配公平程度、也是反映社會貧富差距重要指標之一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提高至0.539,創下46年以來新高紀錄。

雖此一期間香港政府透過稅制的調整和實物之提供等社會福利政策,讓家戶的所得收入差距縮小,但卻也因人口快速老化,加上薪資凍漲、物價上揚與房價飆漲,而使得許多家庭支撐養老力道轉弱、累積退休基金能力變低,導致高齡族群陷入經濟貧窮威脅。

儘管,近10年來台灣的吉尼係數分布大致低於國際公認警戒數值之0.338;再者,若以此一期間家庭收支五等分位包括政府移轉收入之後差距加以觀察,其倍數差距則從5.98至6.34之間,兩者並未呈現急劇變化。然而,比較香港狀況不能忽略的是,我們已面對更為嚴重的人口快速老化現象,未來甚至可能衍生與香港類似的高齡族群經濟貧窮。

在此檢視台灣65歲以上人口占人口的比重,1993年首度達到聯合國所定義「高齡化社會」的7.0%之後,依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人口推估,隨著戰後嬰兒潮逐漸邁入退休期,造成人口老化加速,預估2018年將突破14.6%,在 25年期間中達到14.0%的「高齡社會」,與鄰近日本的人口老化速度相同;甚至預估再經7年,亦即2025年將更進一步從高齡社會邁入20.0%的「超高齡社會」,其速度超過日本的12年。

換句話說,台灣在快速面對少子化、高齡化社會,加上薪資成長因投資低迷而陷入停滯,以及養老來原因年金改革而導致支撐力道轉弱之下,如何避免重蹈香港高齡族群所陷入經濟貧窮的困境,針對國內中、高齡族群協助其再度重返職場或延後退休年齡,藉以厚植增加累積退休基金能力,在政策規劃上不能踟躕不前。

不過,若要促進中、高齡族群重返職場或延後退休,則需政府和企業共同致力營造友善就業環境與條件    ,特別針對其在職場上所可能存在的就業歧視問題加以排除。如果台灣社會不能扭轉中、高齡族群再度就業或延後退休所累積的經驗價值觀念,反讓其僅能從事低薪藍領工作,此一因人口老化而導致高齡貧窮夢魘,終將降臨台灣。因此,我們期待政府在推動《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立法及規劃前瞻計畫預算的同時,必須極其嚴肅慎重正視此一問題,以及以更加前瞻的眼光尋求解決之道。(2017年7月4日中國時報A14版「時論廣場」/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