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須回「九二共識」正軌重塑兩岸經濟關係

台灣省商業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2016年5月之後,兩岸經濟關係發展呈現微妙變化。這些從陸客來台觀光人數的劇減、台灣農漁產品採購數量的緊縮、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後續相關協議諮商談判的中止,延伸至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受阻、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不易、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無緣等接二連三事件,除讓兩岸的經濟關係發展前景蒙上一層陰霾外,甚至對台灣的國際經濟活動空間帶來不少危機。

歸納其問題核心根源在於,兩岸對「九二共識」意涵認知的糾葛。雖蔡英文取得執政之後在許多公開場合中再三表示,將秉持超越黨派的立場,在既有已建立的政治基礎上,依據「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台灣自由民主、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歷史事實及求同存異認知、過去20餘年兩岸互動交流與協商談判成果」等四項原則,致力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現狀,以創造台灣民眾的最大利益和福祉,期待中國大陸給予善意,以累積增加雙方之信賴。但其卻又以模糊的策略迴避承認「九二共識」,打破1990年代以來兩岸所建立的經濟關係發展架構,導致習近平、俞正聲及涉台相關部門不斷重申,「九二共識」是兩岸持續互動往來的政治基礎為其一貫之立場。

在此探究兩岸「九二共識」來龍去脈,其實可以溯及1980年代之後,隨著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政策,在吸引台商赴陸投資絡繹不絕的同時,帶動兩岸貿易往來日益蓬勃發展,為了避免彼此因長期隔閡而造成誤解,同時促進兩岸民間互動交流朝向正常化、常態化發展,以擔任窗口的台灣「海基會」與中國大陸「海協會」分別代理兩岸政府針對文書認證相關行政事務,1992年11月1日舉行首次兩岸兩會代表香港會談。其中,特別針對「一個中國」意涵進行協商,卻又因雙方代表各持己見,而並未於會談中達成共識。

不過,兩岸兩會在香港會談結束後,11月3日台灣的「海基會」以公開新聞稿的方式告知「海協會」提議,各自以「口頭表述」的方式解決一個中國意涵問題;同時,在新聞稿中特別表示,將依據1992年8月1日國家統一委員會第8次委員會議針對一個中國意涵之解釋:「海峽兩岸雖均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意涵有所不同,中國大陸方面認為『一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方面則是認為『一個中國』係指1912年已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惟目前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雖屬於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同天,中國大陸的「海協會」隨即透過「電話」採取「口頭」回覆海基會表示,「充分尊重」及接受貴會提議,世界只有「一個中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此乃1992年兩岸兩會在香港會談結束後,以「口頭」方式各自定義所延伸的「九二共識」之始末。亦即迄今為止兩岸不但沒有針對「一個中國」意涵,究竟是「一中架構」?抑或是「一中各表」?加以明確定義,而且也無簽署共識協議,雙方僅有透過「口頭」方式,同意各自對「一個中國」之認知。

雖兩岸在香港會談結束後僅有以「口頭」的方式各自定義「九二共識」,但在此一政治基礎下,隨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加速擴大,促進兩岸經濟關係日益發展,1992年之後,不但台商赴陸投資急劇增加,而且兩岸貿易往來大幅成長。尤其2008年5月,國民黨再度替代民進黨取得執政之後,兩岸經濟關係更進一步呈現歷史性、突破性轉折,其互動之頻繁、往來之密切、交流之廣泛、合作之深化,在此之前從未有過。

先以投資方面來說,依據台北當局相關統計資料顯示,從1991年至2000年期間,核准台商對中國大陸的直接投資(FDI)累計金額僅有171.02億美元;之後,隨著逐漸開放對陸投資產業類別,至2007年時核准台商對陸直接投資累計金額達到643.08億美元,已成為台商對外直接投資金額累積最多的地區。2008年5月之後,由於兩岸關係較前緩和,再度引發一波台商對陸投資熱潮,從1991年至2016年止,核准台商對陸直接投資累計件數42,009件、金額1,645.93億美元,占此一期間核准台商對外直接投資件數56,436件的74.44%、占金額2743.03億美元的60.0%。另一方面,台商對中國大陸之投資發展,除投資產業領域或層次,由早期的傳統產業延伸至近年之科技產業外,其投資金額與平均每案規模,因投資產業類別不斷鬆綁而呈現逐年增加趨勢,2002年其投資金額超過對其他地區國家之投資金額,2008年平均每案投資規模更是超過對其他地區國家之平均每案投資規模。

相對陸企對台投資方面,為了履行加入WTO擴大市場開放承諾,雖台灣開放部份產業項目,但受到政治因素干擾,使得2008年5月之前陸企僅能透過迂迴作法,轉經香港、澳門或其他第三國家成立境外公司管道對台投資,其投資案件與金額極為有限。 直至2009年4月26日兩岸兩會會談取得共識,依據「先緊後寬」、「循序漸進」、「有成果再擴大」原則,以及採取正面表列方式,自2009年7月1日起正式開放陸企對台投資;之後,歷經3次檢討逐步擴大開放投資業別項目, 迄2016年12月31日止核准陸企對台投資案件累計947件、實際投資金額累計16.91億美元。

再就貿易方面來看,依據台北當局所公佈的相關資料統計顯示,從1991年兩岸(包括港澳)貿易金額331億美元、貿易順差229億美元,1992年180億美元、貿易順差129億美元,2000年443億美元、貿易順差274億美元,成長至2008年1,329億美元、貿易順差671億美元。2009年受到全球金融風暴影響,雖造成兩岸貿易金額衰退,但隨著各國景氣復甦,2010年兩岸貿易金額已回溫至1,526億美元,貿易順差恢復達到774億美元,超過全球金融風暴之前水準;2011年兩岸貿易金額更增加至1,695億美元、貿易順差成長達到790億美元,兩者均創兩岸貿易以來歷史新高。

儘管,2012年之後因中國大陸修正經濟成長步調與進行改革產業結構,而導致兩岸貿易金額減緩為1,624億美元、貿易順差降低為752億美元;再者,加上中國大陸產業供應鏈結逐漸完整,提高在地採購比重,降低來自台灣中間財與資本財進口,使得2016年兩岸貿易金額已減少至1,577億美元、貿易順差則下修為671億美元。但是,無法否認的是,從2002年起,中國大陸取代美國成為台灣對外貿易最大夥伴與出口地區,每年占台灣對外貿易金額(包括港澳)的四成左右,尤其是台灣享有長期的貿易順差。 

從上述分析中顯示,兩岸經濟關係互動往來30餘年以來,從1980年代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中間財與資本財,利用其土地與勞動比較優勢,經加工製造後出口其他先進國家所形成的垂直結構,逐漸轉型為近年隨著中國大陸產業技術進步加速,供應鏈結逐漸完整,中國大陸台商所製造的半成品、零組件回銷台灣有愈來愈多之現象,兩岸之間逐漸從「產業內分工」轉型為「產業內產品分工」發展所形成的水平結構。換句話說,兩岸經濟關係發展隨著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從其來自台灣中間財與資本財的進口產品增加,已經升級為兩岸產業技術交流及市場合作之互動往來深化,構築台灣對中國大陸之投資所驅動的兩岸貿易結構特徵,兩岸經濟可以說是已形塑區域整合的芻型。

不可否認,由於兩岸經濟往來的日益密切及產業合作之更加深化,在周邊「大國」磁吸影響下,使得台灣經濟加速對中國大陸的傾斜、產業更是呈現對中國大陸之依賴。此一期間為了避免逐漸陷入中國大陸「以經促統」布局或遭到「以民逼官」困境,不論是李登輝執政時期所提出的「兩國論」,或者是陳水扁執政時所主張的「一邊一國論」,雖引發中國大陸制頒《反國家分裂法》作為抵制,也造成了兩岸關係緊張僵局或停滯不前,但並未因「九二共識」波折,而阻礙台商赴陸投資或降低兩岸往來貿易。亦即1992年兩岸兩會香港會談結束之後迄今,儘管在政治互動上,因政策、法令的不斷更迭而造成波折,然而在經濟交流上,卻又因投資、貿易之持續增加而頗為熱絡。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兩岸在「口頭」方式各自表述「九二共識」為政治基礎的架構下,除1993年4月27日打破兩岸分治以來僵局,舉行受到全球所矚目的首次代表官方身分的新加坡「辜汪會談」外, 2008年12月15日解決已隔閡50餘年尚待完成通商、通航、通郵的「三通」。2010年6月29日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ECFA)」,此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而言,是兩岸突破政治糾葛對立的新紀元,以及為兩岸建立經濟互動往來之里程碑。 2015年11月7日更進一步提高「九二共識」位階,舉行具有國際承諾高度之新加坡「馬習會談」,不但是兩岸關係發展史無前例的重要關鍵,而且更是有其值得之歷史評價。

很顯然地,蔡英文在公開場合中應該提及卻未提及的是,沒有很務實地說明兩岸兩會在香港會談結束後,以「口頭」的方式,針對「一個中國」意涵折衝協商所達成的「各自表述」認知,反而僅是以模糊的「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歷史事實及求同存異認知」,堅持其所主張的兩岸關係「維持現狀」論述。尤其無視1990年代以來,兩岸在「九二共識」下致力加強經濟交流所經過的歷史事實,以及其所簽署的各項經濟合作協議。

坦然言之,面對兩岸經濟已逐漸形塑區域整合的發展趨勢之下,雖迄今為止兩岸在「九二共識」政治立場上,北京當局一直認為其屬於「一中架構」,台北當局則是堅持其屬於「一中各表」;但筆者認為,北京當局至少必須同意台北當局所認為的「一中各表」,台北當局則是不必正面否認北京當局所堅持的「一中架構」。亦即兩岸與其各有各自政治立場,不如認知「九二共識」包容「一中架構」及「一中各表」,雙方透過「九二共識」各說各話,在不表異議下促進兩岸經濟關係發展,進而更進一步擴大交流合作共同迎接已日益競爭激烈的經濟自由化、全球化挑戰。

無論如何,兩岸經濟關係在以「口頭」的方式各自定義「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下持續發展迄今,北京當局必須承認的是,若無中華民國,則無現狀,若要維持現狀,則需存在中華民國;相對而言,台北當局若是希望兩岸更加良性互動往來,則需擺脫「中國大陸必須釋出更多惠台措施」幻想,兩岸始能在「對等」、「尊重」為前提之下,讓兩岸的經濟關係持續深化,藉此尋找未來兩岸最佳和平發展路徑。因此,在目前兩岸關係已呈現出危機的時刻,兩岸當局應該在「政治符號」上相互節制無謂爭議,先行構築改善兩岸經濟關係更友善的橋樑。畢竟,此一友善橋樑,是未來扮演促進兩岸朝向和平發展的媒介,其功能發揮與否,相對橋樑名字來得務實。(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7年第14期(3397期/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香港經濟導報社,2017年7月17日)說明:本文原始標題:「擺脫「九二共識」糾葛重塑兩岸經濟關係」,出版單位未經同意逕行變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