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兩岸經濟難逆整合發展

台灣省商業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2016年5月之後,兩岸當局因對長期以來所建立的「九二共識」定義認知之歧見,接二連三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引發磨擦事件,而造成兩岸互動往來,從過去的熱絡氛圍急轉直下至目前之冷凍關係。不過,在此回顧兩岸經濟關係之中最重要的投資及貿易指標,迄今為止卻又呈現「維持恆溫」現象,此一現象在目前兩岸政治關係陷入僵局中,可以堪稱奇蹟。

先從兩岸投資互動進行分析,依據政府所公布的資料統計顯示,2017年上半年度台灣廠商前往中國大陸投資,雖其核准件數258件、年增率113%,但核准金額則是略下降為41.92億美元、年增率2.22%。不過,如果排除2016年同期核准台灣積體電路公司投資南京廠房10億美元,導致大幅墊高基期,2017年上半年度核准廠商赴陸投資金額,其實年增率屬於大幅正成長。

相對中國大陸企業前來台灣投資方面,2017年上半年度核准件數67件、年減率14%,至於核准金額1.54億美元、年減率2.01%。雖在表面上並不理想,似乎呈現萎縮趨勢,但因此一期間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加上台灣在國家安全理由下,力擋「敏感中國大陸企業(例如以台灣特定高新科技產業為標的業者)」入台投資,而難免衝擊陸企入台投資意願,所以其減少幅度屬於各方預料之中。不過,若以台灣當局所公布的實際核准陸企來台投資數量,年減比率並不嚴重,亦即中國大陸企業持續來台投資選擇,尚未逆轉。

再就兩岸貿易往來加以觀察,從政府最近所公布的數據中可以發現,2017年上半年度台灣對中國大陸(包括港澳地區)的出口金額為588.1億美元,年增率達16.9%;如果扣除對港部分,對中國大陸的出口金額為399.8億美元,年增率更是高達21.9%,領先對其他所有地區出口年增率的幅度,表現非常突出。同一期間,台灣自陸(包括港澳地區)進口金額為239.0億美元,年增率達10.9%,雖未如出口一樣領先群倫,但表現亦是不俗。

如果在此更進一步針對台灣對中國大陸(包括港澳地區)的出口產品項目進行分析可以發現,其出口成長主力集中電子零組件、自動化設備、光學器材、面板等品項。這些產品項目,不但是中國大陸推動「2025中國製造」積極建立「供應鏈結」的發展重點,而且透過政策加持一直力求達到自給自足;然而,2017年上半年度,上述相關產業廠商仍是對台擴大採購。探究其背後原因,除中國大陸台商持續回台採購外,更加值得重視的是,近些年來兩岸相關產業廠商在熱絡交流、深化合作下,逐漸形塑頗緊密互補、互利的夥伴關係。

無庸置疑, 2010年6月兩岸在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文本之同時,附帶也簽署了對台採購539項產品在出口中國大陸時,將免除關稅待遇之「早期收穫清單」。雖這些仍在發生效力的「早期收穫清單」之產品,僅佔該年台灣對中國大陸(包括港澳地區)出口金額的16%,但卻也藉此延伸至其他相關產業的產品對中國大陸出口之增加,甚至是持續迄今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成長的動能。

儘管,2016年5月之前或許因受到國際經濟景氣低迷因素影響,台灣對外貿易連帶遭到波及,而使得兩岸投資及貿易陷入暫時停滯現象;但是,隨著國際經濟景氣逐漸復甦,從2016年6月起,台灣再度享受對中國大陸之出口「紅利」,不但其出口金額年增率由負轉正,而且年增率迄今持續保持成長。尤其進入2017年之後,每月增加幅度,更是步步走高,終於創造上半年度對中國大陸出口亮麗的成績。此對台灣2017年經濟成長,具有信心挑戰2%目標,其背後除國際經濟景氣復甦因素外,難以排除對中國大陸出口的擴張所帶來之「支撐」因素。

此意味著2016年5月之後,雖台灣當局以迴避或冷淡的態度處理兩岸長期以來所建立的投資、貿易互動往來關係,尤其輕忽中國大陸市場對台灣經濟成長的關聯性,以及漠視中國大陸所倡議的「一帶一路」計畫對台商經營生存之重要性;相對卻又卯足勁力重啟「南向」,以及推動與美、日經濟之連結。但誠如上述,兩岸相關產業廠商透過熱絡交流、深化合作,早已建立頗緊密互補、互利的夥伴關係,其互動往來已超越目前兩岸關係陷入僵局的氛圍,尤其隨著國際經濟復甦趨勢,更進一步帶動中國大陸企業擴大對台灣之採購數量。

換句話說,2016年5月之後迄今,台灣當局對陸所採取的經濟政策路線,或許在中國大陸致力「以經促統」終極目標下,雖中國大陸暫時沒有對台採取經濟「圍堵」路線,但在目前國際經濟潮流中,似乎顯得日益不合時宜。其關鍵在於,近年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其與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在國際經濟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不相上下;此外,加上其產業發展動向也是與全球供應鏈結之連動極為密切。

亦即中國大陸成為「經濟大國」之下,使得之前與其經濟戰略對立的美、日,最近不約而同先後調整對中國大陸之經濟政策路線。其中,美、日兩國不但派團參加5月中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日本首相安倍甚至於論壇結束後不久,更進一步表態,「願意」參與將成為全球競逐市場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計畫。面對此一環境之下,若台灣無法參與「一帶一路」計畫,未來勢必遭到國際經濟潮流逐漸疏離,則目前兩岸投資、貿易互動往來所擁有的優勢,終將大打折扣。

在此同時,雖兩岸官方最近一年以來磨擦、糾葛不斷,但從前揭兩岸投資互動、貿易往來統計數據中卻又顯示,兩岸經濟整合發展趨勢仍是持續前行。亦即兩岸經濟在優勢互補互利的前提之下,歷經30餘年交流合作,使得中國大陸不但是台灣對外投資金額最多地區,而且為對外出口貿易比重最大市場,此讓台灣被形塑為自然投資與貿易夥伴(Natural Investing&Trading Partner),甚至已逐漸構築為區域經濟傾斜整合型態。

面對此一頗難以擺脫的發展格局之下,筆者認為,未來台灣在研擬規劃對陸經濟政策思維上,與其淪為政治意識形態對立,不如以國際關係分析之中的「國際政治經濟理論(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作為基礎,似乎是化解兩岸關係情結的較佳選擇。也就是說,1990年代中期之後,隨著東西陣營冷戰結束,加上新興國家快速崛起,造成全球產業結構重新組合,甚至導致國際貿易版圖重新布局。這些超越國際政治格局所呈現的國際經濟活動,包括兩個現象:

其一,在全球化、區域化潮流推波助瀾下,許多產品供應體系朝向跨國布局發展趨勢,也引發了國際貿易型態急劇變化,使得越來越多是零組件或中間財的國際貿易品項,與產業供應體系產生緊密之連結;

其二,由於WTO杜哈回合談判迄今停滯不前,導致近年許多國家在各自利益考量下,以簽署雙邊、多邊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模式,經由參與區域關稅同盟或經濟組織分享國際貿易利益,日益明顯。

尤其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之後,全球價值鏈結或東亞區域供應體系重新組合過程之中,已經逐漸發展形塑以中國大陸為區域「製造」或「服務」中心,進而構築與其投資或貿易合作之產銷網絡。這種現象,無形之中促進台灣產業利用與中國大陸產業交流合作的機會,甚至不斷擴大對其產業之依賴,此一發展趨勢已經成為未來台灣經濟無法忽略的事實與必須迎接之挑戰,

坦然言之,面對兩岸經濟實力對比加速失衡之下,無論是認為台灣必須承認也得了解中國大陸崛起,唯有依靠中國大陸發展機會,始能發展茁壯;抑或是認為台灣不必承認也不面對中國大陸發展,甚至將希望寄託於中國大陸崩潰,其「威脅」自然解除。不過,兩種思維都不客觀;其中,前者忽略台灣存在價值,至於後者則是自欺欺人,虛張聲勢逃避現實,更是鴕鳥心態,屬於自我否定自卑。誠如兩岸雖在政治上採取不同發展制度及道路,使得兩岸在經濟、文化和生活方式上產生不同運作模式與面貌,但在相同中華文化體系下,台灣人是否回歸為中華民族認同的道路,其實是解決台灣未來出路最為核心之議題。

因此,台灣未來若要生存,則需在自身優勢的基礎之上,重新檢視自我價值,認真思考面對中國大陸所必須選擇的正確道路,既不能妄自尊大,更無需妄自菲薄;同時,從兩岸歷史源流的血緣連結,以命運休戚與共的思維面對中國大陸。亦即台灣人以身為中華民族的角度,自然有權利參與整個中國大陸的發展進程,既可能為中國大陸發展做出貢獻,毋庸置疑也將可以利用整個中國大陸的發展機會,作為台灣自我茁壯之基礎。(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7年第16期(3401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7年9月11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