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促進國內薪資調升,省商總會理事蔡隆基:不宜用公權力強力介入,而應增進國內投資,擴大內需市場

台灣省商業總會理事暨嘉義市商業會理事長蔡隆基(見圖)表示,台灣陷入長期薪資停滯困境的原因,外在因素是全球化深化後,台灣的薪資受週邊國家(主要是大陸)薪資低的拖累,內在因素則是國內投資不足,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少,勞動市場需求弱,薪資想上漲當然困難。遺憾的是兩岸關係僵局、勞資關係惡化,到一例一休錯誤政策、限電陰影揮之不去等,讓國內民間投資意願大受打擊,政府與企業界與其在基本工資該調多少上打轉,不如雙方多溝通、談談如何改善投資環境,讓企業願意在國內多投資,這才是讓台灣脫離低薪困境的唯一途徑。

身為長亞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蔡隆基指出,台塑過去每年增加的投資中,有8成在國內、2成是海外,現在則是反過來,8成是海外投資。而包括台塑、鴻海等多家企業計畫要赴美投資金額粗估已在1兆台幣上下。若這些上兆元的投資留在台灣,這些龍頭企業的大型投資就能帶動供應鏈群聚與投資,必能創造就業機會,只要就業機會增加,對勞動力需求上揚,整體薪資必然上漲。

  蔡理事長說,根據勞保統計,若將基本工資提高為3萬元,受益勞工人數將達300萬人,企業每年增加的勞動成本將達2648億元,其中有221億元是因薪資調漲帶動的勞健保、勞退等法定成本,更有460億元是外勞拿走的。政府必須考慮企業是否承受得了每年增加的2000多億元成本,若無法承受,恐將對台灣帶來極大衝擊。以內需產業來說,若轉嫁出來,就會帶動物價上漲,讓民眾面臨高物價的時代;勞動成本增加會影響國際競爭力,在無法轉嫁成本的狀況下,企業只能外移或加速自動化改成無人工廠、無人商店,最終也會影響就業市場。勞動成本原本就應該由市場機制去決定,政府合理的作法應該是帶動經濟快速成長,把餅做大,若政府執意透過法令去調漲薪資,企業界是否有能力承受?去年就已經同意調漲基本工資5%,今年元月起調為2.2萬元,若是政府又規劃每年要調整6%的話,恐怕會帶動台灣物價上漲, 甚至還沒有到2024年,部分中小企業就已做不下去而倒閉或是選擇外移,這對台灣將是災難,而這後果是全民要承擔的。

  蔡隆基強調,如何調漲最低工資,國外先進國家都有明定法律,像是參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升2%,最低工資就得調漲2%等,讓一切都明確化資方就不能不重視,勞方也不會漫天喊價,政府只需持中立態度查驗雇主是否守法。保障弱勢是崇高理想,但前提必須建立在能有效保障上。如果最後是造成真正的弱勢因此變得更弱勢,而原本想要抑制的優勢資方,卻因此更具市場議價能力時,就形同本末倒置。

蔡理事長表示,近年大陸薪資在經過10年快速上揚後,與台灣的差距已拉近,甚至沿海一線城市的中高階職位的薪資已超越台灣,此時該是我們突破低薪困境的好時機,近2年國內薪資已略現改善跡象,再加上勞基法修正案已經通過,將自3月1日起開始實施,預估原本無法加班的勞工,現在又恢復可以加班,有意加班的勞工應可多領到1萬多元的加班費,屆時整體薪水達4、5萬元以上的人會更多。

蔡隆基強調,,政府不宜透過行政手段或立法來強制企業調高薪資,否則恐破壞市場機制,而政府應要先把餅做大,擴大內需並設法招商引資,讓每年來台投資外資能達到300億美元,帶動台灣經濟成長,企業賺到錢就會發更多獎金,還幫員工加薪,員工的薪資自然會成長,這才是正確的市場機制。如果驟然把基本工資調高6至8%,將導致許多中小企業面臨倒閉,大企業紛紛裁員,絕決不能用極端的手段行事,以免事態趨於嚴重。(文/詹燿彰)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