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與其倡議投資聯盟不如厚植企業信心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戴肇洋

最近,國內中華民國股權投資協會、台灣金融研訓院、台灣產經建研會、中經院、台經院等民間協會、智庫邀請銀行業、保險業、創投業等金融機構倡議,以「民間前瞻投資聯盟」之名義,透過「2018投資台灣高峰論壇」開幕場合共同成立投資聯盟作為平台;同時,將2018年定位為「投資元年」。依據投資聯盟初步規劃,除實際投資在地重要產業領域外,配合政府政策所推動的「前瞻」相關計畫作為首要投資標的,希望藉此促進民間資金積極參與,俾為台灣經濟添加新柴火及投資產生新動能。

雖我們非常肯定民間單位為活絡民間投資、挽救台灣經濟,特別籌組投資聯盟的努力,但背後似乎反映國內投資表現不佳,導致經濟成長低迷。此一警訊,卻又是我們無法忽略的事實。依據政府相關資料統計指出,近年以來,除國內民間企業在台投資陷入停滯外,「僑、外資」及「陸資」來台投資也是呈現觀望,顯示國內、外企業對投資台灣的前景頗為缺乏信心。

不可否認,行政院賴清德院長上任之後,除親自主持「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處理工商企業所訴求的「五缺」問題外,同時以積極的態度針對現行不合時宜窒礙難行投資相關法規進行鬆綁,希望有效改善投資環境,藉以提高企業投資意願,進而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不過,去年國內民間企業在台投資金額相對前年卻僅成長0.09%,僑外企業來台投資金額更是大幅減少42.25%,此與政府不斷重申「促投資、拚經濟」口號對照,格外諷刺。

一般而言,我們在觀察民間企業投資是否成長時,其評估關鍵指標在於,資金存量的多寡及投資環境之良莠。然而,依據金管會銀行局所公布的資料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11月為止,國內銀行體系存款總額累計共有41.61兆元,相對放款總額累計卻僅27.71兆元,過剩資金高達13.90兆元,創下歷史新高。由此說明,近年台灣經濟成長持續低迷癥結,其實並非資金存量「少」,而是民間企業投資意願「低」。

在此同時,回顧台灣在孤懸海隅頗困頓的年代下,雖天然資源極為匱乏,但政府為能促進經濟成長,不斷提出投資獎勵措施鼓勵,同時民間企業無論如何辛苦,也是願意借錢投資發展事業。對照目前狀況,我們卻有接近十四兆元過剩資金閒置,既無法創造新興事業,又難以增加就業機會,更加不易改善低薪,甚至妄想奢求提高國民所得。尤其面對新安逸環境的暈染、小確幸魔咒之發酵,以及日復一日的政治算計、永無休止之朝野紛爭,難道這些糾葛是台灣民主發展的宿命,抑或是民間企業投資之障礙?

 換句話說,國內民間企業投資成長呈現停滯現象,並非資金存量不足,而是投資環境欠佳。探究其癥結,除國內工商企業所訴求的投資環境「五缺」問題造成投資意願低落外,更加重要的因素是,在鎖國心態與狹隘思維作祟下,政策規劃以民粹本位主導及政黨利益優先為考量,缺乏理性相互辯論及包容廣泛對話;此外,加上社會瀰漫反商情結,引發「勞資關係僵持」、「職業類別對立」、「世代族群仇恨」,導致民間企業投資無所適從。這些政治因素長期糾葛,逐漸瓦解台灣社會安定,造成民間企業對國家的發展前景感到憂慮,進而對政府的執政能力失去「信心」。

過去一年,雖台灣出口表現不凡、股市量值迭創新高,但這種假性繁榮不易持續,難以提高民間企業實質投資成長。亦即近年以來,台灣經濟能夠勉強「保二」成長,並非政府政策積極有為協助之功,而是承蒙全球景氣逐漸復甦帶動之故。再者,其成長幅度,不但少於全球平均成長率,而且低於亞太周邊國家平均成長率,甚至不如先進國家水準,毫無亮麗表現可言。

畢竟,民間企業投資活絡是促進台灣經濟活動的氧氣,尤其僑、外資來台投資,是帶動台灣產業轉型不可或缺之泉源。因此,我們希望政府能夠認清,近年以來造成國內投資成長呈現停滯的真正根源是在於「信心」不足,與其透過民間籌組投資聯盟,不如厚植企業信心,讓企業提高意願投資自己的未來。唯有如此,始能有效解決國內投資持續低迷困境。(2018年1月31日工商時報A6版「政經八百」專家傳真/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