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從中美角力中定位台灣產業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戴肇洋

國際社會所矚目的中美貿易談判,於5月4日在北京落幕。此為4月16日美國商務部依據《出口管制條例》,以違反禁運認罪和解協議為理由,禁止該國企業將核心技術出售給大陸中興通訊公司,以及4月19日美國財政部表示考量援引緊急權力法律,針對企業併購安全審查進行改革,限制大陸企業利用投資美國機會取得敏感技術,導致中美經濟角力從貿易層面升級為科技層面之後,雙方政府代表首次進行談判談判。

此次中美貿易談判,雖中方並未承諾美方事先提出包括:於2020年前將對美貿易順差降低至2千億美元;停止「中國製造2025」計畫涉及對機器人、新能源汽車、航空航太等多項行業之補貼;將全部非屬核心產業商品關稅降低至不高於美國進口產品課徵的關稅水平;保證不對美國處理智財爭端所採取的措施進行報復及撤回WTO申訴等四大要求,但在大陸同意擴大自美進口、雙邊服務貿易、雙向投資、保護智財權,以及解決關稅與非關稅措施等問題取得部份共識後,雙方決定設置工作平台,持續密切溝通。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談判的前夕,曾經盛傳美國總統川普有意再祭行政命令,禁止大陸中興通訊公司及華為技術公司在美銷售通訊設備,加重市場疑慮。不過,在美方重視中方對禁售中興通訊公司核心技術的看法,以及大陸批准美商高通(Qualcomm)公司與大陸國企大唐電信子公司之合資成立設計智慧手機晶片公司後,讓中美之間可能引發貿易大戰的危機暫獲斡旋空間。

其實,此次中美經濟角力背景在於,川普上任以來,為能推動「重返製造」計畫,達到「以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願景,在不顧他國利益下,一意孤行採取「單邊主義」,讓全球陷入揮之不去的貿易大戰陰霾。尤其中美雙方在相互指責政府干預的同時,各自構築貿易壁壘,甚至採取報復手段,如果此一情勢持續惡化,短期之內恐將使得全球經濟發展提高風險,長期則是可能導致全球貿易秩序受到衝擊。

亦即近年美國因經濟發展實力逐漸衰退,產業創新能力大不如前,加上大陸積極透過各種管道取得美國高端科技核心技術,落實「中國製造2025」計畫,而對美國急欲推動「重返製造」計畫可能造成的影響有所顧忌。在陷入不安與焦躁氛圍,以及考量「國家」與「資訊」安全前提下,採取保護自我利益手段,針對大陸「中國製造2025」計畫進行圍堵。

儘管,此次中美經濟角力牽連層面不廣、涉及產業項目不多;但是,回顧1930年代全球經濟危機,乃是各國保護自我利益,先後提高關稅構築貿易壁壘,藉以干預他國產品進口,使得全球因貿易大幅萎縮,而造成產業陷入蕭條。由此可見,若未來中美貿易糾葛無法順利加以解決,則其對全球經濟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

由於中美兩強是台灣的重要貿易夥伴,一旦引發貿易大戰,美國所聚焦的智慧財產、核心技術等關鍵領域,雖其對台灣產業的影響不大,但若從供應鏈結及三角貿易等兩個層面加以評估,則將避免不了受到影響。因此,面對中美經濟角力之下,除必須謹慎加以因應,讓台灣經濟降低中美貿易大戰的衝擊外,如何從大陸「中國製造2025」計畫與美國「重返製造」計畫重塑全球價值體系中找出臺灣產業定位,將考驗我們的智慧與選擇。(2018年5月7日旺報D版「論壇」/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