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勞工薪資?」鄭錦洲:各政黨應停止惡鬥、政府部門應減少干預勞資事務,並致力發展經濟,才能達成

台灣省商業總會監事會召集人暨基隆市商業總會理事長鄭錦洲表示,民國98年金融海嘯以降,台灣就逐漸邁入低薪的年代,期中經歷了二次政黨輪替,反服貿、反貨貿、反核能、反石化、反課綱......許許多多的議題紛紛出現,無知的人也被操弄到是非不明。到今年107年政黨輪替二年後執政黨已全面執政,但卻變成大企業紛紛出走,外資撤離,台灣看不到未來,上述種種政治上的鬥爭最後都反應在內需市場的不景氣。

因此今天國內低薪的問題,首先是各政黨天天在搞政治鬥爭,執政黨對改善經濟提不出有效的政策,兩岸關係緊張產生實質上的變化,更助長外資不敢進來投資,而台灣的五缺問題短期內還無法解決,尤其缺工缺電情形嚴重,有如雪上加霜。

鄭錦洲指出,大型企業如鴻海、台積電紛紛外移,其中下游廠商也跟著外移,逐漸變成勞力供需失衡,加上台灣企業九成以上是中小企業,經營規模有限,無法進用高階技術專才,故創新獲利能力不足,縱使稍有利潤也要保留作為應付意外之需,只能僱用一般性質員工。加上我國教育投資失衡,專上畢業青年不願從事一般製造業,多向服務業方向發展,而服務業用人通常不需特殊門檻,幾乎是勞力供過於求,自然薪水不會太高,套句商業用語「一分錢一分貨」差可比擬。

鄭錦洲理事長指出,賴院長提出要將公務機關派遣工或臨時工薪資調高至3萬元,一年將需要9億6000萬元,這個數字不知如何計算出來的,首先要先瞭解何謂派遣工?應是指廠商來標政府的某項業務(如路邊停車管理、汙水廠操作)因工作需要去雇用的人就是所謂的派遣工。他們的薪資是由廠商標案價金結構中提付的。那就涉及到標案預算的高低,有的是收支對列的業務,就是估計一年的收入多少,扣除政府繳庫外其餘的才能成立預算去外標,因此在各縣市政府執行上恐有困難,但行政院又說要將民間企業薪資列入政府採購及頒發獎項之加分項目,如果標案預算不能增加,企業又如何提高派遣工的基本薪資,除非行政院另立專法專案補助每個個案才能達成,何況列入加分項目只是鼓勵性質,並不具強制力。

 他表示,這些個案很多,行政院何以在那麼短時間知道要一年9億多?臨時工的道理雷同,公部門的臨時工不是用業務費就是工程管理費項下去去僱用的人。民間標到工程當然要僱工,但這又和預算有關,而政府編列工程款一般不會把這項工資預估進去(一般只列個別標案的廠商利潤百分比)那是廠商依市場行情及標案大小、工期長短去下標後再做調整,而有些臨時工因是工期不固定,並非以月計費,而是按日計酬的,這又有許多問題出現了。政府自己的臨時工比較好處理,調薪就可以解決了。

鄭理事長說,行政院施副院長俊吉表示今年第一季我國實質總薪資加計年終獎金等非經常性薪資後高達每月5萬9852元,創歷年同期新高。而這個數字有美化數字的意涵,眾所皆知第一季中遇到過年,這期間有年終獎金、考績獎金、全勤獎金或與年節有關的加給,當然第一季的收入會比其他各季為高,而這個第一季的平均所得(高低加總平均)就無法顯示整年12個月的平均數,因此在3萬元以下的比例數無法真實呈現。

鄭錦洲指出,企業有獲利,老闆當然願意加薪,自然員工都能受益,但政府不要老是干擾太多,諸如勞基法修成一例一休,造成勞資通輸,老闆支出的加班費加倍遞增,各種準備金、保險金增加,不但勞動成本增加,還動輒進行勞安檢查、稅務稽核,只有干擾而沒有正面的協助。政府如能指導企業轉型、創新、擴大規模、提高競爭力、提供獎金貸款、解決五缺問題等等積極作為,使企業能發展獲利,自然樂意為員工加薪,而企業要能獲利當然需要員工付出對企業的認同感,能同心共濟,目標一致,勤奮以赴,才能共創雙贏局面。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