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勞工薪資?」王復鎗:政府帶頭調高薪資效果有限,應設法增加國內投資及就業機會

台灣省商業總會常務理事暨省不動產開發聯合會常務監事王復鎗指出,目前我國的基本工資制度是依據《勞動基準法》及《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做基準,這是行政命令而非法律,因此,如依法論法,是無須調漲薪資。目前就我國現行基本工資調整原為月薪21,009元、時薪133 元,2017年8月18日又重新審議通過月薪調整至22000元、時薪140 元。今年2018年5月14日行政院舉行「提高低薪族薪資之行動方案」會議,副院長施俊吉說:「今年第1季實質薪資已達5萬8931元創18年新高」、並且把矛頭指向「外勞拉低平均薪資」等說詞引起熱議。

王復鎗表示,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會後召開記者會,宣布解決低薪問題,政院所屬公務機關、國營事業,包括派遣人員等月薪將調高到新台幣3萬元以上。從政府帶頭做起,雖對勞工是善意,勞團原則上也認同,但該做法卻只是杯水車薪,畢竟政府所屬的派遣工只有1.6萬人,相對民間近百萬派遣工,甚至300萬名月薪不到3萬元勞工而言,真能有效解決低薪問題嗎?勞團也呼籲政府不該光是撒錢救低薪,應一併檢視就業市場,以提供更全面性的保障。

王常務理事說,基本上調漲薪資對整體而言是好的,因為民眾的可支配所得變多,可是相對的,也可能連帶造成物價突然上漲,因為,人事成本提高,也形成相對產品有形的「漲」聲,就像上次基本工資從133元調漲到140元一樣。基本工資部分調整因涉及資方的「生產力與成本提高」的兩造論價。在過程中,工資在商品的成本是其中一項,且與勞方之就業機會,有相互連動之關係,在基礎經濟學認為提高最低薪資會增加失業率,因公司的成本上升,導致無法聘用多餘的員工,這也意味著最低薪資對資方與勞方都是不利的。因此,薪資調漲,必須有策略性且循序漸進,否則會造成老闆的困難,及物價水平的波動。

王復鎗強調,目前經濟大環境差,企業賺不到錢怎麼加薪呢?政府近兩年各種提振薪資的作法,似乎只流於治標、片面、形式主義及政令宣傳性質而已,事實上薪資水平未見明顯提升。政府一方面拚命說要提振薪資、祭出政策救低薪,另一方面卻在政策上衝擊投資與就業機會。諸如兩岸政策冰凍,導致陸客呈雪崩式下降,許多旅館、飯店生意直直落,倒閉求售家數暴增,以及提高營所稅到20%等稅負政策的衝擊,在在影響企業經營成本的提高,及投資意願的改變,如果一種產業的企業紛紛倒閉、求售、甚至於減少雇傭員工,政府把薪資提高,卻造成更多失業現象,這樣有意義嗎?

王常務理事指出,目前全球經濟有上揚復甦的趨勢,但106年國內民間投資額年減0.9%,雖然預估107年將呈成長,但增幅並不高;如今新增「缺電、缺水」問題,加上稅負的增加,造成民間投資意願衰退。因此,解決低薪困境,不應只是數字美化,應實質優先解決相關產業的困境,包括「缺電、缺水」、「稅負增加」、「政府干預太多」、「投資環境改善」、「兩岸政策」、「產業政策」的問題等等。

王復鎗強調,政府應引導產業發展,讓資金願意湧入甚至回流,企業賺錢,勞工薪資自然提升;所以,解決低薪問題必須認清勞、資無一定標準依雙方意願之契約行為,政府不要過度干預,只有回到拚經濟成長路線、活絡民間投資,才是正途,如硬要去做一些零碎片面的小措施而沒有全面思惟的大戰略,恐怕難有所成效。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