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發展狀況似「晴」猶「陰」

Taiwan’s economic development looks “sunny” but “cloudy”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戴肇洋
    今年以來,由於全球經濟大致延伸去年朝向復甦進入穩定樂觀發展格局;其中,除了新興市場部分國家經濟成長表現優異之外,在先進國家中,尤其美國也呈現了相當幅度成長動能,使得最近UN、IMF、OECD、World Bank等國際經濟預測機構不約而同上調2018年全球經濟成長預估,大致可以達到3.1%~3.9%,將創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新高,似乎說明全球經濟已逐漸擺脫十年之前的陰霾。

在全球經濟持續熱絡狀況帶動下,台灣經濟亦不例外,從去年下半年度起開始轉為復甦趨勢,尤其出口貿易表現更加亮麗。依據官方單位所公佈的相關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上半年度台灣各項經濟指標表現,包括:工業生產值、批發零售額、外銷接單數量、出口貿易金額等,也呈現了持續朝向擴張現象。面對此一樂觀氛圍暈染之下,最近台灣重要民間經濟預測機構先後也上調了今年經濟成長預估,其幅度大致介於2.30%~2.62%之間。

此一樂觀氛圍之下,台灣執政當局為讓社會各界能夠更加有所感受其政績,最近不斷利用各種公開場合表示,2018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將從之前官方預估的2.48%上調至2.60%、是近3年來的最佳表現,失業率則預估降低至3.76%、是近17年來之新低水準。此外,甚至以2017年各項經濟指標的表現,包括:外銷訂單金額達到4928億美元、年增率11%創下歷史新高,出口貿易金額突破3174億美元、年增率13%創下近7年來最大增幅,股市持續萬點行情期間、創下近28年來新高,上市上櫃公司整體營業收入超過32.7兆元、創下歷史新高等亮麗數據,特別宣揚:「台灣經濟目前是過去二十年來的最好狀況」,說明其執政能力並非老王賣瓜,而是有憑有據。

儘管,執政的民進黨希望利用亮麗經濟指標數據宣揚其政績;然而,這些數據公布之後,除了未能引發台灣社會各界的普遍共鳴,造成民調滿意比重持續下滑之外,反讓在野的國民黨批判認為,這些透過抹粉施脂所呈現的政績,其中部分經濟指標缺乏從「國際比較」的觀點進行論述,尤其部分經濟指標則是因屬於「時間序列」而可以採取不同角度加以論述。究竟是國民黨仍存在「廉頗老矣」的回憶?抑或是民進黨已陷入「自我感覺良好」之迷失?

不可否認,台灣受到內需市場規模過度狹小限制,必須依賴外需貿易不斷增加,始能帶動經濟持續成長,其經濟指標表現經常受到國際景氣動盪影響,難以在極短期間內真正反映其政績優劣,使得執政當局所公布自我為傲的「小數據」,成為不易讓台灣社會各界有所感受之「大關鍵」。誠如許多學者專家再三警訊提出,去年以來,台灣部分經濟指標數據表現亮麗,並非透過台灣內需市場自行成長,而是與全球經濟的動向同步成長,在借力使力下呈現上揚走勢。雖在其表面上朝向樂觀發展格局,但若從其背後加以觀察,其實目前仍隱藏著許多未來將牽連台灣經濟成長動能的內、外在風險因素,不容忽略。這些風險因素,大致可以歸納包括: 

其一,民間企業投資意願持續低落威脅產業轉型動能。雖今年台灣不斷上調經濟成長幅度,但其實仍落後於全球平均水準,而且不如亞太其他三條小龍成長表現,探究其核心癥結在於近年以來民間企業投資意願持續低落。先從台股市值變化來說,去年5月台灣股市超越萬點之後持續熱絡,台股市值從27兆元增加至35兆元,雖股價愈高代表企業籌資能力愈高,將有助於提高台灣投資率;但去年台灣投資率僅有19.78%,創下8年以來新低,亦即這些台股泉源並未扮演資本市場中介角色帶動實體經濟功能。

再就民間重大投資案件統計數據來看,2018年重大投資案件幾乎僅有離岸風電投資,過去是民間投資核心的電子、生技、資通訊、半導體等投資案件反而少見,反映企業對台灣投資環境的前景仍存在頗深知疑慮。依據金管會銀行局資料統計,截至2018年4月為止台灣銀行機構存款總額累計達到37.37兆元,相對放款總額累計卻僅27.39兆元,過剩閒置資金高達十兆元。亦即台灣經濟成長低迷原因並非資金存量「少」,而是民間企業投資意願「低」,若經濟長期未能注入新力道,則產業發展無法產生新活水,如此不但經濟成長不易突破3%,而且產業轉型動能更將受到限制。

其二,軍警公教年金改革急就上路衝擊內需消費動能。2016年民進黨在替代國民黨取得台灣執政後,以解決軍警公教年金破產為理由,罔顧法令「信賴保護原則」,進行年金改革。若按目前其實施規定,兩年之內將軍警公教現行18%優惠存款利率歸於零及十年之內將退休人員所得替代比率循序調降至60%。雖此項年金改革,使得政府財政節省支出可以達到1.4兆元,但財政支出所節省的份額,也意味著可能導致特定族群降低消費需求。

換句話說,此次台灣採取逐年調降所得替代所實施的年金改革模式,在遭剝削與不安定等預期心理影響下,除了引發社會特定族群之間嚴重對立之外,恐讓這些特定族群因消費需求逐年遞減,而波及內需成長動能。此外,加上人口結構老化所延伸的勞動人力減少,以及投資成長遲緩所造成的薪資增加停滯等風險隱憂,這些負向循環結果,最後將會因整體內需消費動能日益緊縮,而影響台灣經濟成長幅度。

其三,能源政策陷入民粹盲目轉型影響企業投資動能。台灣先天能源資源極為貧瘠,迄今能源自給能力不及一成,加上能源進口極易因國際情勢因素糾葛,而存在能源來源不太穩定風險衝擊。不過,執政當局並未考量台灣推動能源政策轉型條件所存在的限制,在民粹思維下盲目夢想2025年達到再生能源發電占比20%、燃氣50%、燃煤30%,以完成「非核家園」之願景。亦即這些替代非核能源發電項目在發展上,除了必須通過頗嚴格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之外,更加無法忽略其經營運作過程所涉及的土地、運輸、儲存、天候、海象等風險因素限制,尤其進口燃氣極易受到國際環境變化影響。   

由於能源是促進台灣經濟成長與產業發展之根本,誠如許多學者專家指出,台灣推動非核家園缺乏務實面對既有環境條件,同時忽略以能源多元發展的角度,進行規劃最適能源配比,採取循序從「減核」漸進至「廢核」,無形之中已提高了電力穩定供應風險,不但讓台灣難以擺脫缺電的陰霾,甚至因電力供給穩定不足而影響企業加碼投資台灣動能。
其四,兩岸關係「九二共識」僵局波及社會經濟動能。2016年5月台灣再次政黨輪替之後,由於執政當局在意識型態下始終採取模糊態度以迴避「九二共識」的糾葛,造成兩岸關係從2008年5月以來的「熱絡」景象,急轉直下呈現「冰凍」狀況。此一政治操作考量,讓兩岸已簽署的「經濟架構協議」之後續協議諮商談判陷入中止狀況,除了波及兩岸台商未能藉此增加分享此波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所帶來的機會之外,也影響了陸客來台觀光旅遊意願。

依據台灣海關出入人數統計顯示,陸客來台人數從2016年的351萬人,急轉直下為2018年預估的223萬人,若以觀光單位粗估,每名陸客一日平均消費228美元、平均停留7夜加以統計,陸客消費收入一年至少減少613億元,在衝擊台灣觀光旅遊相關產業生存的同時,也波及了台灣內需消費成長,其對社會經濟尤其許多以中小企業廠商店家的影響,不容小覷。

其五,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糾葛牽連出口成長動能。今年三月以來美國與中國大陸的貿易摩擦不斷升溫,未來是否更進一步引發保護主義復燃,導致國際出口市場陷入萎縮。由於中美兩強是台灣的重要貿易夥伴,一旦貿易爭端持續僵持,美國在貿易保護政策上所聚焦的智慧財產、核心技術等關鍵領域,雖其對台灣產業的影響不大,但若從供應鏈結及三角貿易等兩個層面加以評估,則將讓台灣經濟成長最重要引擎的出口成長力道避免不了受到衝擊,已成為今年下半年度影響台灣經濟的最大變數。

無庸置疑,美國對中國大陸引發的貿易爭端終極目標是打擊「二○二五中國製造」的崛起,由於台灣許多產業在發展上卻又與中國大陸許多產業之間形塑頗為密切之鏈結,一旦中美貿易爭端更進一步蔓延擴大,台灣產業勢必直接遭到衝擊。此外,目前美國科技公司部份的技術是透過台灣公司前進中國大陸,例如蘋果與鴻海集團之鏈結關聯,若中美貿易爭端持續延燒,則勢必影響投資氛圍,進而牽連出口成長動能。

最後,則是美國貨幣政策持續採取升息縮表趨勢,是否擴散引發各國匯率震盪,造成國際金融體系陷入不安;部分產油國家地緣政治衝突加劇,是否延伸引發國際性原物料價格飆漲,拉抬民生物價不斷上揚;新興市場部分國家政府債台高築,是否蔓延引發財政危機,導致國際經濟再度轉為衰退。再者,歐盟部分國家及日本今年上半年度經濟成長表現走緩,是否顯示國際經濟景氣已經呈現中挫現象?甚至意味全球經濟成長逐漸達到高峰臨界?這些內、外在不利環境風險因素圍繞之下,未來將或多或少牽連台灣經濟成長之空間。

很顯然地,台灣經濟在樂觀發展的背後,並非執政當局所宣揚的「台灣經濟目前是過去二十年來的最好狀況」,而是仍摻雜許多無法忽略的風險因素,使得投資、出口、消費等三具引擎動能因無法同時發揮,而影響經濟成長。此外,加上面對人口結構老化、有效需求不足、新興產業創業遲緩、高階就業缺口嚴重等經濟成長潛在威脅。其實,台灣經濟根本毫無存在自我樂觀的條件,甚至早已陷入危機四伏之地步;尤其民間企業投資意願持續低落,以及其所衍生十兆元的過剩資金閒置,更是說明其對台灣未來前景的擔心。這些風險因素威脅之下,豈能說是安枕無憂?(本文已刊載於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8年第15期(3423期),pp.43-45,香港經濟導報社,2018年7月30日/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