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溝通座談會熱烈豋場~張平沼建議政府多與受影響行業進行溝通 預先防杜可能的後遺症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溝通座談會,3月31日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由全國商業總會暨台灣服務業聯盟理事長張平沼主持,參加人員包括經濟部次長林聖忠、國貿局副局長徐純芳、談判辦公室副總談判代表楊珍妮、中小企業處處長賴衫桂以及商業司專門委員廖汝州等多位官員,活動吸引來自各界兩百餘位人士熱烈參與。

 
 張理事長

張理事長首先致詞表示,ECFA議題被很多人扭曲解釋,認為簽署後將導致大陸勞工傾巢而入,不少中南部民眾信以為真。台灣是以外貿為主的經濟體,對外貿易佔經濟比重逾40%,外貿若受限或沒有發展機會,則台灣經濟勢將垮台。台灣爭取加入世貿組織長達11年多,因政治因素須等待中國大陸符合標準再一起加入,所以台灣比大陸早一天申請,但晚一個月才生效。花如此大的功夫加入世貿組織,為的是確保對外貿易順暢,否則將影響台灣長遠經濟發展。我國既已是WTO成員,該組織會員將達180多個,杜哈回合談判多年無果,影響全球貿易推動甚鉅,歐盟、北美、紐澳等區域經濟合作興起,國與國採一對一方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簽訂FTA共有3、400個國家,和我方簽署FTA的國家僅有5個邦交國,另有3國即將完成,台灣與這8個國家貿易額佔台灣對外貿易總額不到0.2%。新加坡曾有意與我國簽FTA,但因大陸阻礙而無法成真,大陸的問題若不克服將寸步難行。

張理事長說,台灣以往派去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代表的身份為部長或央行總裁,副院長以上層級都不被接受。去年520之後兩岸關係改善,馬總統指派擔任過行政院長和副總統的連戰先生出席,能夠成行主要是因為中共不反對。中國大陸已經是台灣第一大貿易夥伴,若不能克服中共的阻礙,台灣將無法與他國洽簽FTA,影響實在太大。張理事長指出,東協10+1或+3明年起陸續豋場,10+1對台灣衝擊已經很大,若10+3(加上日、韓),台灣石化、機械、汽車零組件業面臨6~14%關稅,和日、韓的0~2%關稅立足點不公平而難以抗衡。張理事長認為很多民眾因不了解而反對,例如大陸製造的聖誕燈飾,是台灣同樣產品的1/4價位,最多不會超過1/2,但我方有「早期收穫」機制,可以將最迫切、影響最大的產業列為優先協商項目,對我方不利者放在後面慢慢再談。

簽署ECFA如何防止對台灣受影響及遭衝擊產業造成傷害,張理事長建議政府有關單位應多加溝通並多予了解,以期使損害降至最低,同時應加強輔導弱勢產業,設法提升其競爭力及附加價值。他說,台灣要融入國際社會,絕不能孤芳自賞,當然也不可能佔盡好處,一定要妥善檢討和因應即將面臨的問題。

 
 經濟部次長林聖忠

經濟部次長林聖忠說明台灣靠貿易立國,對貿易依存度高,若無外貿帶動經濟,則不可能成長至目前水準,然而目前國際競爭激烈,政府最重要的工作是塑造有利發展的環境。全球已有200餘個自由貿易協定,韓國陸續與美國、歐盟及東協簽訂FTA獲得貿易優惠,台灣僅和5個邦交國簽訂FTA,貿易處於不利狀況,政府必須尋求突破困境,使產業和他國立於相同基礎點,求取最大利益、最小損害,我們有反傾銷稅、進口救濟和補助措施,使產業能夠休養生息。大陸占我出口市場4成以上比率,提供很多貿易投資機會,政府必須創造良好環境,推動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讓整體經貿變得更好,才能對國內進出口廠商有交代。目前研擬中的協議並未定案,尚需雙向溝通及進行雙邊諮商,政府會特別注意對某些產業的影響,將依輕重緩急順序推動。

國貿局副局長徐純芳接著解說協議主要內涵和涵蓋範圍,還有對弱勢產業因應措施及談判原則等。她表明政府輔導措施將會繼續執行。自由貿易協定具有「排他性」,對台灣衝擊太大,石化工業進入大陸市場將被課以高關稅,可能造成產業外移並影響大量就業人口,過高的關稅將吃掉「微利」,產業界勢將無法存活。以前加入WTO時,和立法部門保持良好關係,重視事前溝通及事後透明化,立法院能掌握詳細內容,現在對於ECFA協議亦同樣會送請立院審議後再實施。

座談會的重頭戲Q&A階段,多位參加者提出疑問和建議,對開放陸資來台、開放農產品進口及大陸勞工多所疑慮。官員們解釋「不開放大陸勞工來台」是基本原則,會請勞委會預作準備和規範,兩岸簽署雙邊協議有固定模式,絕不會矮化國格。目前兩岸關係尚未完全正常化,2,000餘項產品未開放進口,世界各國簽署FTA都會向對方要求保留部份項目,視談判結果而定。「邊緣化」問題確實造成我方困擾,國際間表明與台關係不能走在兩岸之前,若不開條路讓台灣走出去,將對台灣前景非常不利。FTA具有「排他性」,非簽約國無法享有優惠,對台灣未來經貿影響太大。

張理事長最後表示,我方要推展國際關係必須顧及現實,他在北京和中共商務部高層接觸時,對方說不會和台灣簽FTA(國與國關係),張理事長立即表示台灣也不會和大陸簽CEPA(中央對地方關係),「江陳會」簽訂協議都是用「兩岸」為名稱。張理事長指出政府有義務為民間解決困難,他建議政府多與受影響、遭衝擊的行業進行溝通和了解,談判時可能發生之後遺症應預先防杜。他並呼籲各公、協會依據產業不同性質提出可能遭遇的困擾,政府會多加溝通並了解困難點以尋求解決。

張理事長對參加者提出之疑問加以解說
 
主辦單位邀請經濟部多位官員參加座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