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金融業與其當天使 不如挺公建

李沃牆/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新任金管會主委丁克華甫上任即提出四挺(金融挺產業、挺創業、挺創新、挺就業)。其中以要求金融業、包括證券、保險提撥一部分盈餘成立天使基金(Angle Fund)最為矚目,甚至連上市櫃1,500多家公司也一齊跟進。但此舉吹皺一池春水,支持與反對參半,金管會已改口為鼓勵非強迫,但是否允當,仍有不少商榷之處。

台灣新創事業(start-up)資金通常有六種來源,包括一、借貸:如青年創業貸款、微型創業貸款;二、政府補助:如創新研發資源、數位內容、農業科專或是各部會專案補助計畫、地方型專案補助計畫等;三、群眾募資;四、天使基金;五、信保基金;六、其他如親友支助等方式。

天使基金係專門投資企業在種子期、初創期的資金,因有如急時雨般,而名之為天使。然而,新創事業失敗率高,投資可能血本無歸。根據天下雜誌在去年初的報導,台灣近幾年,包括政府、學校、年輕人都在瘋創業;不幸的是,這些新創企業通常撐不過五年就陣亡。另外,全球創業觀察在2013年的報告提及,台灣參與新創事業的人口比率達8.2%,僅次於美國;歇業率卻高居全球第一。準此以觀,反對者的擔心不無道理。

國發會為強化國內創業動能、鼓勵民間技術創新與應用發展,擴大投資,早在2013年底就依「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創業天使計畫」,由國發基金提撥10億元,並於五年內執行,分批核發,最高上限為1,000萬元。截至目前為止,已將近180家新創事業通過申請,平均每家企業補助金額介於300萬至400萬元之間。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的新創企業常因天使基金注入而需讓出一定的股權,但國發天使基金畫屬捐贈回饋型,不會因提供資金而持有股權,也不參與公司治理。但受資助的企業經營上軌道,並達一定的績效時,應依約定的比例及金額將資金匯回專戶,以促進資金的有效運用,協助後續新創業者。

天使投資是屬於一種自發、分散的民間投資模式。美國為扶助新創事業成長與擴張,並鼓勵天使投資人(Angle Investor),於2012年訂立「新創事業推動辦法,Jobs Act」,鬆綁非特定投資人對私人公司的投資,散戶只要有意願自負風險,年薪10萬美元以下的一般個人,每年也有2,000美元的投資額度,並可享租稅優惠。

除國發天使基金外,國發基金也投資國內多家創投業,等同間接投資新創及有潛力企業。另外富邦、兆豐等大型金控,已設立創投部門,亦可投資新創事業。況且,在全球金融科技(fintech)熱潮下,群眾募資(crowdfunding)已漸漸成為企業早期資金籌措的新興管道。

櫃買中心已訂立股權型群眾募資平台相關法令與規範,明定非專業投資人,單次募資案之投資額度新台幣5萬元;而天使投資人亦可為專業機構投資人。同時,專業投資人、募資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持股10%以上股東,不設限投資金額。

綜合言之,台灣新創事業的籌資管道相當多元,問題癥結在於公司本身是否有獨門的技術及市場潛力而能獲得青睞。與其要求金融業做天使投資人,毋寧鼓勵投入公共建設、帶動投資、創造就業及經濟成長。

(2016-06-10  經濟日報/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468x60

新聞評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